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4月11日15:46 充值未备注ID,请发站内信认领。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二十七章
作者:乐逍遥      更新:2019-04-23 12:00      字数:4025
“秦岳!!”

看著眼前飛濺的鮮血,秦育睜大雙眼,一種被撕裂的心痛襲捲全身,那一刻他在也聽不見任何聲音,眼中,只有滿身是血,無力倒下的身影。那一瞬,有甚麼在他腦海中崩裂。

“秦岳!”在白甲怪物出手要殺死秦岳的那一瞬,一直在他手上的攝魂鈴終於現出真身,緊急抱住秦岳往後跳,但仍是晚了一步。白甲怪物尖銳的指甲劃破了秦岳的腹部甚至傷到胸腔,再加上透過手錶麻痺他的電流,秦岳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就倒下。

眼見白甲怪物還想繼續攻擊,攝魂鈴立刻打了響指擋下他的動作,但卻無法完全阻止。沒有完整力量的秦岳終究還是限制了攝魂鈴,就像秦育限制了人間道那樣。攝魂鈴見狀,一咬牙抱著秦岳翻過身,將他牢牢護在自己身下,打算用自己硬擋這記攻擊。

不要緊的,他不會因為這一下失去生命,但他絕不能讓秦岳出事!

然而秦育卻在怪物攻擊將至時先一步擋下攻擊,原本烏黑的眼此刻鮮紅一片,滿是殺意。只見他不知從哪來的力氣一把頂開龐大的白甲怪物,接著人間道在攝魂鈴驚訝的目光中化為鐮刀,一刀斬下,頃刻間就讓白甲怪物化為粉末。

不是不驚訝秦育突然的力量是從何而來,但秦岳的情況更危急,攝魂鈴想也不想的用自己的力量幫他療傷,但效果微乎其微。秦育扔下人間道趕緊蹲在他身側,想要幫他處理傷口,但碰觸到的卻是大量鮮血。

一種秦岳可能會死的認知佔據秦育的腦海,突然湧現的力量讓修羅道、惡鬼道在頃刻間解決完周遭的怪物,就連人間道也有了可以攻擊大範圍的能力。六道其三聚了過來,秦育一把抓過人間道,眼睛瞪得大大的,壓抑的聲音背後是不容忽視的殺意和擔憂,還有一種再次失去的恐懼。

只聽他說:“人間道,快,快幫我把力量給他!”

人間道立刻低頭查看,試圖用自己了力量幫助秦岳療傷,但和攝魂鈴一樣,效果受到限制。見狀,人間道老實說了:“沒辦法,秦岳的傷已經超出他所能負荷的,我們能夠幫助的有限,這得靠他自身,還有你。”

“我?”秦育皺眉。

“還記得我說過的嗎?只要你一天不是閻王令,秦岳就永遠不能真正地成為你的子嗣,只是空有血緣的孩子。現在他的傷勢已經太重,想救他,你就必須取回閻王令,哪怕只有一部份。”

秦岳眉頭緊鎖,他看著秦岳,咬牙道:“難道…就只有這個辦法?”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人間道說著抬起秦岳的左手,看著他已經有點發紫的手腕,道:“就算秦岳可以撐過,也撐不過這個手錶釋放的電流。說是電流,其實也是一種毒素,是珍琳佛用來控制玩家的手段。他雖免去被炸死的危險,但只要毒素一直進入體內,他還是會沒命的。”

抬起頭,人間道看著秦育,道:“現在你想怎麼做?畜生道已經和珍琳佛接觸,現在只有她能夠阻止珍琳佛。其實她大可以馬上阻止,但她接收到的命令和危機不足,現在的秦岳還不足以讓她這麼做,能夠改變的就只有你。”

“是要看著他死去,還是取回力量成為閻王令救他,全在你的一念之間。”

人間道說完便不再開口,將決定權留給秦育。秦育死死注視著越來越蒼白冰冷的人,放在他身側的雙手緩緩握緊。

要救他嗎?他等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才等到烈陽,難道他要就這樣放棄?

不救他嗎?他好不容易才放棄這一身的力量,終於不用再被生死束縛,難道要這樣放棄?

呼吸逐漸變的沉重,秦育緊緊的看著秦岳,眼睛都不眨一下像是要將他的樣子烙印在腦海中永生不忘,最終,他還是閉上雙眼。

“…秦育……”

猛然睜開眼,秦育抬頭,然後看見了睜開雙眼,虛弱地看著他的秦岳,聽著他用虛弱的聲音,道出他心裡一直想問的問題:

“秦育……你真的,是閻王令嗎?”真的,是他的……

他果然,看過那封信了……

秦育看著他,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眼神是甚麼,但他聽見了自己的聲音,那是他許久沒聽過的柔和,還有只對一人才有的溫柔。心裡有甚麼瓦解,一直纏著的心結終於有了鬆綁的一天,因為他聽見自己說:

“我是。”輕輕抱起這個人,秦育緩緩笑了,笑的溫柔,又那樣悲涼,為自己一直放不下的心結。現在,他可以放下了,所以這一次秦育很認真地說了:“我會救你。一定,不會再讓你離開。”

他終於明白了,自己為什麼要捨棄閻王令的不死不滅的能力。

是因為烈陽的死。

是他,沉浸在失去烈陽的痛苦中無法自拔,在痛苦中掙扎,在痛苦中瘋狂,最後造就了這個一直想死卻死不得,只能不斷發瘋的閻王令。

這其實都是因為他無法接受烈陽的死,這個認知再確定烈陽永遠不會再出現的當下,就在他心裡造就了無法解開的結。無法再見到烈陽,也無法在聽見他的聲音,讓他恨這份能力。這種掌握生死,卻無法掌握自己,連死都不能的能力,讓他無法去尋找烈陽。

他一直都想找到烈陽,和他一起走,在和他一起重新看見這個世間。但閻王令的能力,卻讓他找不到烈陽,這種扭曲的感情最後成了他的自我欺騙,自我厭惡,也讓他不斷尋找可以殺死自己的人,才有了後面的那些事端。

即使他死了,也無法真正擺脫,無法去找烈陽,這個認知讓他越來越痛苦,最終,他選擇捨棄力量,寧願當凡人,也不願再去擁有。

這樣,他就可以找到烈陽了,對吧?

但他都還沒找到,這人就活生生地出現在他眼前。一直以來秦育都以為自己是恨著烈陽的,但到了最後他才知道,他恨的根本不是烈陽,而是當初那個無能為力的自己。

如果烈陽的死是因為他,那麼這一次他不會再讓這人死去。這一次,他會牢牢的把人抓在手裡,再也不放!

緩緩抬起左手,一道淡淡的光緩緩匯聚在掌心,秦育注視著秦岳,在他疲憊的閉上雙眼那一刻,他握起了一直張著的左手,在那瞬間,一股力量充斥在身體各個角落,連帶著人間道,修羅道和惡鬼道都在那一瞬感受到流失已久的力量,充盈在心間,而秦育烏黑的眼也變成明亮的鮮紅。

那是屬於閻王令的眼睛。

在他取回力量的那一刻,周遭再度包圍上來的喪屍頓時止步,怯生生地看著已經和先前那副毫無威脅的模樣不同的秦育,那種恐懼,那種敬畏,讓人間道知道,秦育已經取回力量,即使只有一部份,也足夠了!

但白甲怪物和小型怪物彷彿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樣,張著血盆大口吼叫著朝秦育等人衝過來,三道沒有出手,他們一直注視著秦育和秦岳,包括攝魂鈴。他們看著秦育緩緩移動那雙腥紅的眼,冷冷注視著朝他們衝過來的怪物,握緊的左手轉了個方向,接著一掌拍向地面。

在那瞬間,一道道黑色的,形狀特殊並刻有符文的兵器毫無預警地從地下竄出,眨眼間刺穿白甲怪物和小型怪物們,同時也刺死了那些包圍他們的喪屍。

閻王令掌握生死,賞善罰惡,自然也握有陰間刑具。那些刺穿怪物們的兵器,就是閻王令的自主能力之一。能夠再度招喚刑具就表示,秦育已經接受了自己,他將在一次做回那個最初的閻王令,而這也回饋給了重傷的秦岳,也讓遠在首都的畜生道有了不一樣的變化。

在秦育取回力量之前,畜生道只是淡淡地注視著珍琳佛拿出遙控,控制住那些被迫參與遊戲的玩家,看著她試圖殺了些人,就只為了看她畜生道會有什麼反應。

可惜了,畜生道從來就沒有人性,她只會為了自己效忠的主人行動,不會為了凡人而動。即使她知道那些被珍琳佛控制的凡人中,有一個是閻王令之子,也是一樣的。

但這樣的想法在秦育取回力量,她的體內瞬間充滿了力量後產生變化。因為秦育取回力量的緣故,讓秦岳自身的力量也增強了,也間接給了對秦岳的存在意識一直很薄弱的惡鬼道和畜生道更加確定了他的存在。

自那一刻開始,那種厭惡就消散無蹤,一直薄弱的指令和危機在此時提升,讓他們知道秦岳不在是敵人,而是他們要保護的對象!

就那瞬間,畜生道的眼神變了,珍琳佛將她不明顯的眼神變化看在眼裡,不禁冷笑:“怎麼了?一直在看戲的妳也會有動搖的時候,看來妳也不是完全無動於衷,妳…!!”

話都還沒說完,一隻蒼白的手卻忽然出現在眼前,珍琳佛還未反應過來,眼前就被黑暗覆蓋,一股強悍的力道讓她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強行壓制,接著後腦杓和後背一痛,耳邊伴隨著牆面被撞破的聲響,珍琳佛這才反應過來,畜生道出手了。

而且毫不留情。

拿著遙控的右手被扣住,珍琳佛透過手指的縫隙怒瞪著畜生道,左手抓上她扣住自己臉的手,想要折斷,但畜生道快她一步折斷了她握有遙控器的右手,並按下了終止鍵,及時救下了一直被電流麻痺身軀的所有玩家,但她真正要救的,只有一人。

“可惜,我本來想看戲看到最後的。”畜生道用她平緩地聲音說著,完全讓人聽不出有哪裡可惜。

既然她已經確定了秦岳的存在,那麼她就不可能讓珍琳佛繼續傷他。她方才已經看出來了,這些透過手錶釋放的電流並不足以讓玩家倒地,頂多麻痺,真正讓他們倒下的是手錶中隱藏的毒劑。

劑量不多,若一直進入體內還是會致命。既然她已經知道,可就不能再讓這個女人繼續傷害秦岳。折斷珍琳佛的右手,畜生道接過遙控器按出電腦螢幕介面,她想珍琳佛既能透過這個東西控制他人,那麼這裡面必定有玩家資料。修長的手指一動,輕易的找到資料庫,入眼的是全國玩家的資料,上面都有照片,證實她的想法沒錯。

畜生道手指一動將畫面往下滑,打算找到秦岳的名字將他從介面上刪除,如此一來手錶就會自然脫落,珍琳佛將找不到他的蹤跡。正要這麼做時,扣住珍琳佛的右手毫無預警被打斷,畜生道抬眼,接著眼前景象模糊,畜生道看著突然出現的天空,腦中想著:

原來她被打飛了。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畜生道被直接從美容院打飛,直接撞破牆壁飛越街道,摔到對面的店家中,嚇了一干人等好大一跳。

珍琳佛拿出骨鞭甩出,取回被畜生道拿走的遙控電腦,無視臉上的血跡的她走出被毀的差不多的美容院,接著骨鞭一甩,一把掃過畜生道所在的店家,僅一鞭就將店家攔腰斬斷,導致店家坍塌。

坐在磚瓦中的畜生道抬頭,入眼的就是掉落的磚石——

珍琳佛冷眼看著坍塌的房屋,嘴角帶著冷笑的轉身離開,往大門的方向走,誰知走沒幾步,原本坍塌的房屋忽然傳出轟然巨響,接著是滿天碎石和煙塵,讓珍琳佛猛然回頭,碧色的眼中第一次出現不可置信。

“那傢伙果然不是人!”珍琳佛接著皺眉,轉身就往圍牆的方向急馳,而坍塌的店家被煙塵覆蓋,在漫天塵土中,一人緩緩步出,一道冷光從她手中閃過。一開始圍在周遭的人看不出那是甚麼,直到她走出煙塵,方才看清她手裡拿著甚麼。

那是一把散發冷冽氣息,刻有詭異符文的大鐮刀。而手持鐮刀的人低著頭,當她抬起頭時,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雙腥紅的恍如鮮血的眼——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