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09、自作孽(七)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6-11 16:25      字数:4422
  得到闻人的肯首,大叔立刻转头跑得不见踪影。高寿见闻人若有所思的样子,问,“怎么了?”

  闻人摇摇头,“去找其他鬼再问问。”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另一个年轻很多,大概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女鬼,还没开口询问,女鬼就先捧脸花痴状,“哇!好帅的男人!”

  她飘到闻人和高寿身边转了好几个圈,再次捧脸,“哎呀,真是帅!看得姐姐脸都红了!”

  高寿嘴角抽了抽,她这是仗着没人看得到她所以才这么放飞自我的?

  “咳,我们能看见你,小姐。”高寿手握成拳在嘴边咳嗽一声,提醒道。

  女鬼眨了眨眼,继续花痴,“哎呀,连声音都好好听啊!”

  高寿无语了,阳夏忍不住挡在高寿身前开口道,“喂你别犯花痴了好吗?”

  女鬼低头看了看阳夏,笑眯眯捏了捏阳夏的脸,“哎呀,好可爱的小朋友~”

  见阳夏不满地慢慢鼓起腮帮子,女鬼见状,赶紧道,“我知道你们能看见我。”

  “你知道我们?”闻人挑了挑眉。

  “呀~~~你的声音更好听!”女鬼尖叫起来,盯着闻人一脸兴奋。

  高寿莫名有种危机感,上前一步皱眉道,“你从哪里知道我们的?”

  女鬼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移动,似乎是察觉了什么,笑眯眯道,“你们的事已经在我们之间传遍了,是那个大叔说的。”

  高寿了然,肯定是刚才那个大叔前脚一走,后脚就把他们的事告诉了殡仪馆里其他鬼。

  “那你应该知道我们想要问什么吧?”闻人问。

  女鬼笑眯眯点头,“知道,三个月前跑过来我们地盘杀人的那个女鬼是吧?”

  “所以你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闻人似笑非笑地问。

  女鬼捂着嘴低笑,“那要看你们能给我什么好处了。”

  “我们还不知道你的线索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用没用呢。”阳夏第一个有意见。

  “跟天师谈条件,你就不怕被灭了?”高寿好奇。

  “如果是被你们这么帅的天师灭了的话,我死而无憾。”女鬼半真半假地道。

  高寿这回是彻底无语了。

  “一缕纯正的阴气。”闻人道,“足够让你再逗留多一两年了。”

  高寿和阳夏就见女鬼的双眼亮了亮,爽快地道,“成交!”

  “那天晚上我还没睡呢,所以看到有陌生的女鬼过来我特意留意了一下,那女的穿着一身血衣,周身满满的怨气,一看就知道是只恶鬼,长得也不怎么样。那男的是浑身赤裸绑着被她拖到焚烧炉前面的,他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自己被绑架了,一个劲求饶,说愿意给钱,再多的钱也没问题,不过最后还是被女鬼送上死路了。”女鬼一摊手,“而且我还看到,那男的灵魂被女鬼给吸食了。另外吧,我还听到那女鬼说了三个字。”

  女鬼忽然凑到他们面前,眯起眼,阴森森地吐出三个字,“自作孽!”

  “自作孽?”三人异口同声道。

  “这是什么意思?”阳夏不解地看向高寿和闻人。

  “难道说女鬼跟死者有什么渊源?”高寿看向闻人,“可是死者的人际网警察应该都调查过,没有可疑人物啊。”

  闻人皱了皱眉,问女鬼,“你能描述一下她的样子吗?”

  女鬼迟疑了一下,“这个有点难度诶……都过那么久了。”

  “你不是说她长得不怎么样吗?不记得怎么还说她长得不怎么样?”高寿反问。

  “印象啊。”女鬼见高寿和闻人有生气的迹象,皱了皱眉道,“哎呀好啦,人家试着回想一下好了吧?”

  ……

  “喂!”关寧萱忽然拍了一下站在柱子旁不知道在看什么的高永贤的肩膀,不解地问,“你在看什么?”

  高永贤被她吓了一跳,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瞪她,“干什么你?!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关寧萱皱眉,“这么激动干什么呀?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在偷窥谁?”

  “胡说八道什么?!我可是警察,知法犯法的事我能做吗?!”高永贤白了她一眼,一转眼看到闻人三人已经转身朝这边走来,赶紧拉了关寧萱一把,两人躲到柱子后,看着闻人他们离开。

  关寧萱睁开他的手,不爽地瞪他,“你干什么啊?性骚扰啊?”

  高永贤有些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谁会骚扰你?”

  关寧萱双眼瞪大,咬牙道,“你、说、什、么?”

  高永贤顿了一秒,然后“啧”了一声,道,“刚才我是在看闻人他们,他们刚才在那个空无一人的地方停留了将近二十分钟,三人都是对着面前的空气说话,懂我意思吗?”

  关寧萱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惊讶道,“你是说……他们在跟……鬼说话?”

  “不然呢?”

  关寧萱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就接到了张宏的电话。

  “小萱你在哪里?赶紧回来值班室,闻人他们有重要发现,还有你有看到永贤吗?”

  关寧萱看了高永贤一眼,道,“他跟我在一起。”

  “很好,你们两个赶紧回来。”

  挂了电话,关寧萱对高永贤道,“张队让我们回去,说闻人他们有重要发现。”

  高永贤眉头微微动了动,“走吧。”

  ……

  高永贤和关寧萱回到值班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人。岑亦茹坐在椅子上,拿着纸和笔在认真画着什么,闻人在她旁边看着,不时开口指点一两句。

  “张队,有什么重要的事?”高永贤看了几眼闻人,问张宏。

  “闻人他们知道杀害庄涵昱的凶手的长相了。”

  张宏一句话让高永贤和关寧萱都愣住了。

  “所以他们现在在画的就是凶手?”关寧萱咽了咽嗓子,问。

  “对。”回答她的是阳夏,因为其他人都在专注地看着岑亦茹手中的画像。

  “你们是从哪里知道的?”高永贤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阳夏。

  阳夏笑眯眯道,“问回来的啊。”

  “问谁啊?这里的工作人员应该都已经接受过警察问话的。”

  “那也许是他们不想跟警察说而已。”高寿接过话道。

  高永贤看他,意味深长地道,“哦——是这样啊。”

  高寿被他看得有些发毛,正这时,岑亦茹长舒一口气,道,“画好了。”

  众人赶紧凑过去看,纸上的女人有着一张鹅蛋脸,精致的五官,如果忽略她的神情的话,这真真是一个少见的美人。只可惜,女人的眼神阴沉冷漠,嘴唇紧抿,嘴角下垂,一眼看上去就是个非常不好惹的人。

  “小天,你当时看到的是这个女人吗?”柳青把画像拿给邵乐天看。

  邵乐天仔细看了片刻,眉头微皱,“好像是……我只看到了她的侧脸,记不太清楚了。”

  向文浩皱了皱眉,道,“不管怎么样,案子查到现在终于是有嫌疑人了,赶紧让小宝他们调查这个女人的资料,争取今天把人带回局里问话!”

  离开殡仪馆的时候,张宏落后了向文浩他们几步,跟闻人并排走。

  他看了眼前面的同事,低声问闻人,“那什么,那个女的该不会是……”

  闻人笑了笑,“恭喜你猜对了,那是鬼。”

  张宏捂脸——他就知道!

  张宏很无力地抹了一把脸,“这让我怎么跟他们解释?我们忙活了这么久找到的唯一一个嫌疑人是个死人?”

  闻人一摊手,“这就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了。”

  张宏深深叹气。

  高寿倒是有些不解,“张队,特案组不是专门处理这类型的案子吗?他们被选中加入的时候,就应该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啊,难道还要你这个组长一个一个进行心理辅导吗?”

  张宏一愣,想想倒也是啊,特案组的性质在成立的时候就已经告知了他们,他们自己也应该心里有数才对,哪怕是半信半疑,也不应该完全不能接受才对。

  走出殡仪馆,向文浩正在车旁等着张宏。

  张宏拍了拍闻人的肩膀,“这两天辛苦你们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交给我们处理,如果实在是需要你帮忙的话,我再找你吧。”

  “张队。”闻人叫住了张宏,“你最好还是向你们局长提议一下,给我们发工资吧,不然我们这样总替你们跑腿调查也不是个事儿啊。”

  张宏愣了愣,有些无奈,“好好,我知道了。”

  ……

  果然不出张宏所料,得知画像上的女人是个已经死了4年,死得不能再死的死人的时候,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沉默了。

  柳絮把资料扔到桌上,皱眉道,“这算什么?我们的嫌疑人是死人?这怎么问话?”

  温素兰问,“是不是画错了?”

  众人都看岑亦茹,岑亦茹顿感压力山大,“可是我真的是按照闻人所说的画的。”

  “说起来为什么要闻人来说?正常应该是由目击证人来描述才对。”高永贤也质疑道。

  眼见众人开始有意见,张宏咳嗽几声,道,“特案组负责的案子性质,你们应该都清楚吧?除了疑案难案,就是这种非科学的案子。所以……”

  “所以才需要闻人傲这种非科学职业的‘专家’外援吗?”高永贤挑眉问。

  张宏认真道,“没错。”

  众人都没说话,但眼里都有着不赞同。张宏道,“听着,我认识闻人的时间比你们长,我接触这种非科学的案子也比你们多,我和闻人合作了很久,所以我很清楚他的为人,我接手的那些灵异案子都是他帮忙解决的,他的能力毋庸置疑。曾经我也像你们这样,对鬼神之说不屑一顾,但,没有人可以断言,这世上不存在鬼神。我话就说到这里,你们自己考虑吧。”

  众人面面相觑,唯有岑亦茹和小宝是彻底站在张宏这边的,毕竟他们俩跟着张宏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清楚张宏话中的真实性。

  “我也说两句吧。”向文浩也开口了,“各位当初被上司推荐过来的时候,相信应该都有从他们口中听说过特案组的性质,也都是了解并接受这一点才过来这里报道的,如果各位始终无法接受的话……我想我们只有重新挑选组员了。”

  张宏看了向文浩一眼,没说话。

  最先表态的是欧阳心,她耸耸肩,酷酷地道,“我是对案子的性质完全没兴趣,反正尸体是不会变成鬼的,所以对我来说,是不是灵异案子根本无所谓。”

  温素兰点点头,显然也是一样的意思。

  有人牵头,其他人很快也都表达了自己的意思——都是要继续留在特案组。

  向文浩满意地笑了,柳青抱着胳膊问张宏,“张队,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把这位嫌疑人找出来?”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张宏身上,张宏淡定地道,“跟以往一样,找出她的家人,先去看看情况,再调查一下她跟这几起案子的死者有什么关系或者交集,然后把所有线索都告诉闻人。在灵异案子中,我们要做的不是抓人,而是确认凶手不再行凶。”

  众人面面相觑,温素兰问,“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找出凶手,但是惩罚凶手的事就交给闻人吗?”

  “对,简单对吧?”张宏笑了笑。

  “好吧,那确实是挺简单的。”柳青一耸肩。

  “那事不宜迟,赶紧找出这位凶手的家人和它跟几名死者的关系,争取在本周结案!”向文浩拍拍手,道。

  ……

  深夜,一身血衣的女鬼缓慢在楼道里游荡。

  忽然,她停下了脚步,慢慢回头,阴森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身后空无一人的走廊。

  这个姿势她维持了足足两分钟,直到“叮”的一声响起。

  一个满脸通红,浑身散发着浓浓酒气的男人摇摇晃晃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嘴里还哼着歌。

  男人穿过女鬼的身体,拿出钥匙打开家门——这足足花了他将近三分钟的时间——脱鞋的时候,他还被放在旁边的椅子绊倒了。

  疼痛似乎让他稍稍清醒了过来。

  他摇摇头,低咒了几句,随后扶着墙进了房间。紧接着,房间里传出女人的惊叫声、刻意被压低的哭声和呻吟声。

  女鬼一直在房间里站着,看着男人折磨床上怀孕的女子。

  直到这场激烈的性事结束。

  男人瘫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呼呼大睡,女人则是在缩在一旁卷着被子,发着抖。半响,才慢慢拖着笨重的身体去了洗手间清洗。

  女鬼低头看着男人,眼神越发阴森恐怖。

  ……

  另一边,半夜从家里偷偷溜出来的某个小鬼回到家里,锁上自己的房门——虽然他知道即使不锁门也没人敢进来。

  “呼,好吓人啊那个阿姨。”小鬼拍拍自己的胸脯,对站在他周围的几个身影道。

  “那是个恶鬼,而且快要变成厉鬼了。”一个女性身影道。

  “嗯,再多杀几个人,就会成为厉鬼了。”另一个男性身影道。

  “你怎么跑去那里了?万一被发现了你会很危险。”一个女性身影不满道。

  眼见几个身影要吵起来,小鬼赶紧劝和道,“别吵别吵,我没事呢。不过我是在想,从电梯里出来的那个大叔,今晚应该会凶多吉少吧?”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小鬼调皮一笑,“我们去报案吧!”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