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八章 8-1 沧海飞尘
作者:石楠棠      更新:2019-03-11 07:42      字数:6853
  文豫杵在山门五里之外,手中捧着一个锦盒,心口突突乱跳,跳得额上都出汗了。那日轸宿拿着一枝开得甚艳的红梅花来到清微天,脸上还挂着笑。

  原以为,他是借花献佛,只因这红梅开得好,要送给元始天尊赏玩的。

  「你说借花献佛?」轸宿笑着递过红梅枝,「当然,这件事还真非你不可,也唯有你,才能献出这枝红梅啊。」

  「啊?什么意思?」听出了这话意不怎么友善,文豫剎时愣了愣,「这红梅枝,有什么故事吗?何以见得非我不可?」

  轸宿说道,「帝君说了,将这红梅,赠给现下在太平宫中作客的南荒天妃娘娘。」

  「什么?」文豫听了,面上笑得僵僵的,「帝君要我,将这个送到度索山给天妃娘娘?别开玩笑了。」

  轸宿正色澟然的,「你觉得我是开玩笑吗?」

  文豫呃了一声,看着轸宿半晌,这才信了,然心里仍是大不乐意的,「为何非我不可?」

  「难不成要我们东极送去吗?说到底,你是天尊那儿的人,这三十六天里,唯天尊最大,各路神仙谁也得罪不起天尊,而你又是各处熟门熟路的值日功曹,由你送去,自然是最不引起怀疑,也是最恰当的。」轸宿说道。

  文豫盯着轸宿,又看了看手上的红梅枝,心中突然有点明白了,「你这是要我,假借天尊名义,将这红梅交给天妃娘娘,对不对?」

  「果然聪明。」轸宿一笑,「但怎么送出这枝红梅,可就得看你的功夫了。」

  看你的功夫?文豫想起轸宿这句话,忍不住唉了一声。这巴巴儿的送一枝红梅,却又没送给西王母,这不是怪得很?那西王母又是个好面子的,若以为天尊单单送给了天妃,却没送她,必是有引得一阵奚落,搞不好还酸言酸语的长篇大论。

  「这可怎么办哟……」文豫反复思索,顿时迈了步子,直往度索山山门走去,门上禁卫见了他,不觉都笑开了脸。

  「值日功曹?你怎么会来了?」其中一门禁卫笑嘻嘻的,「还捧着个盒子呢,里头装的是什么宝贝?」

  「这是奉元始天尊之命,要将这锦盒交给南荒天妃娘娘的。天妃娘娘可是在太平宫中?」

  文豫满脸一本正经,引得那禁卫也收起了方才的顽笑,忙忙说道,「南荒天妃娘娘的确仍在太平宫中作客,我唤名仙娥带你进去。」

  语落,先领了文豫进了山门,随后唤了仙娥领着进了太平宫。文豫单手托着锦盒,内心仍是直盘算着。这红梅枝是无法让那西王母得见才是,要不被四周那些多嘴的小仙娥传了出去,说那元始天尊巴巴儿的,自清微天命他送了枝红梅给天妃娘娘,岂不坏了天尊清贵的名声?

  可那西王母是个百般好奇又是个管头管脚的女人,万一她真想看这盒里的东西,天妃娘娘也是拦不住的,要不当年的冬雪也就不会硬被拗了去,倘若真是如此,倒不遮遮掩掩,反而不被怀疑。

  如此左思右想,想得文豫感到两鬓隐隐作疼。

  就在他脑袋嗡嗡作响中,已入了太平宫中出了名的华林园,但见花香扑鼻,林木扶疏,小仙娥领着文豫行至一处亭畔,微微揖身,「请值日功曹在此稍候,容小仙通报一声。」

  文豫一声有劳了,杵在这片园林里望着。若不是手上捧着这件棘手的事,这华林园还真没来过几次,就算来了,也吃不到出了名的蟠桃。他这么胡思乱想的,不消片刻,那小仙娥又行了过来,说了个请字,文豫这又开始冒汗。

  行至亭内,只见西王母果真就坐在天妃旁边,两人正说说笑笑的,乍眼见文豫来了,天妃不禁淡笑望着他,「哎哟?你来啦?究竟是什么事,值得你这位值日功曹忙碌碌的从清微天特意赶来送我东西?」

  「这是上回娘娘到天尊那儿作客赏花时,说了一句,天尊那儿的红梅开得好,想和天尊要了株梅枝回南荒也种那红梅。因当时天尊尚未交给娘娘,得知娘娘现下在太平宫作客,特要文豫送了过来。」

  闻言,天妃心上一动,微微挑了眉,「我看看。」

  文豫双手奉上锦盒,眸光直视着天妃,但见天妃娘娘却仍像个无事人似的,悠悠的接了锦盒后,却转身对西王母说道,「要是这红梅不合我的意,我可要上清微天闹天尊一闹。」

  文豫听了,吓得脑际直发热。果然不出所料,那西王母凑了过来,「什么样的红梅,这么娇贵?也让我瞧瞧。」

  天妃一笑,揭开了锦盒,但见一株开得极美极艳的红梅花,静静的躺在那月白绸子上,愈发动人了。

  「这红梅开得好呀。」西王母赞叹着,「看得我也心动了。」

  天妃立即盖了锦盒,微嗔说道,「娘娘这妳就不知了,这株红梅还入不了我的眼呢!天尊那儿,更美更艳的红梅还有。功曹。」

  突闻一声叫唤,吓得文豫连忙一揖,「娘娘有何吩咐?」

  「我随你同去清微天吧,天尊竟随手折了枝给我,当日可是许我给我好的呢。我这就跟他要去。」天妃笑着说道,「娘娘若也喜欢,我一同讨了便是,改日再叫小仙娥送过来给妳。横竖我也来得够久了,也是该回南荒处理内务了。」

  「是吗?妳不等冬雪回太平宫?她去了这么久的时间,也是该回来了。」西王母说道。

  天妃淡然一笑,「妳拘了她那么长的时间,好不容易我卖了这个人情给妳,让她去五界游历游历,看在她替妳每件事都办得妥妥的,妳也别太拘着她才好。若真再迟个十日没回来,妳就看着办吧。」

  西王母听了微微颔首,「这倒是不假,就依妳说的。若再过十天没回来,只怕有事。」

  「这就是妳多心了,」天妃说道,「冬雪贵为掌劫女仙,向来不负度索山的名声,足以震撼六界,能出什么事?」

  语落,也不待西王母说什么,笑看着文豫,「咱们走吧,这天尊倒好,随便折了枝红梅给我,也不怕我拆了他的园子?」

  文豫听了,连连又是一揖,「就让小仙陪同娘娘前去吧。」

  「你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你让我一个人上清微天不成?我连你也罚呢!」天妃一面说着,一面调侃着文豫,一面手上捧着锦盒提脚走了。

  文豫紧紧跟着,也不敢多说话。直步出山门,离了度索山甚远后,天妃才收起面上的笑意,「到底怎么回事?幸而你够聪明,知道那西王母是什么都想知道的。」

  文豫吁了长气,一面以手揩拭额上的汗,「小仙也是盘算许久,认为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让西王母看了,反而不起疑心。小仙这就老实说罢,这红梅,是青玄帝君要我转交给娘娘的。」

  「青玄?」天妃心上一动,眸中带笑的,「这可有意思了,他不叫自己人送来,反而托了你这位值日功曹?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值得如此费尽心思的?他可嘱咐了什么没有?」

  「帝君只说,娘娘见了这红梅,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其他的就没说了。」文豫说道,「娘娘现下可是要赶去东极妙岩宫?」

  「白白儿的,送了枝红梅给我,我自然是要去问问他的。」天妃说道,「只怕这红梅传递的讯息可不好呢。」

  文豫听了,额上已收的汗珠又险些冒了出来。忆及那掌劫女仙与重岭之事,现下没多少人知道,方才在亭子里,也听得了西王母同天妃议论掌劫女仙未归一事,从西王母的神情看来,她是等得心焦了。虽说现下天妃娘娘暂时压住西王母欲派人搜寻的念想,但也顶多十日而已,再久也撑不住了。

  文豫心念一转,想起了那场麒麟之怒。那掌劫女仙被重岭那一掌重击所伤,还能活吗?倘若度索山深究下去,重岭的事也是瞒不住的,就算他贵为上古神兽,可终究不及西王母地位权贵,除非天尊力保,否则那重岭只怕被打入三恶之中,再无翻身的机缘。

  思及至此,文豫面上青白一阵的,天妃瞪着他,「都离太平宫甚远了,你脸色怎么还这么差?快回清微天去吧!我也没时间可耽搁了。」

  文豫听得了顿时回了神,连忙揖身说道,「那就,有劳天妃娘娘了。」

  语落,也不敢再多待片刻,只怕自己露出马脚,忙忙仙迍走了。天妃看着神色不同以往的文豫,心里直犯疑,却也不多说什么,现下最重要的,是手上这个锦盒。

  天妃揭了锦盒看着盒中的红梅,心中惶惶不安。若非状况急迫,青玄不会冒着这个风险,硬逼着值日功曹上度索山的。

  她暗吁长气,緃使心上再焦虑,眼下也只能且行且走,看青玄那儿是什么状况,再行定夺了。天妃仙迍直上东极,方至山门,天兵禁卫立即架出长矛,她内心急得直发荒,见这二名禁卫拦了去路,瞬时怒火攻心,水袖一扬怒道,「南荒天妃,还不给我闪开?」

  听得了来人贵客,禁卫惶恐揖身说道,「不知是天妃驾临,请天妃容末将入内……」

  「不必!」话意带着三分怒气,不待两名禁卫入内通报,径自走进了妙岩宫。经过九曲回廊,泱泱池水,一路花径,她顿时停了脚,看着满园怒放得宛若天际云霞的梅林花海,而那一身白衣的长影,正站在穿堂之上,仰首看着红梅花。

  似是听得了微细的步音,青玄不觉侧首一望,见着了那张清丽出尘的脸,清澄澄的眸子直盯着自己瞧,她微微不安又带着心焦的神情全入了眼,他笑了。

  「没想到,妳来得比我预料得,更早些。」青玄说道。

  闻言,天妃放缓了步屦,行至青玄跟前,满脸愠怒的,「你急惊风似的,命了值日功曹特意送了这物件来,我还能不快吗?难不成,还得在华林园里陪着那女人喝酒聊天吃果子?」

  「那女人?」青玄挑眉一笑,行步跺入内堂,「就像轸宿说的,妳同那西王母的交情,可是在天界出了名的好。要不,怎可能一得了空,就往太平宫跑?再说了,昔日她干涉四御职责一事,妳想必也是知情的。」

  天妃随在他身后,口吻带着愠怒,「你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深知她的个性,还说这种风凉话?你是存心找我来吵架的吗?」

  青玄坐进了卧榻,看着眼前带着七分怒气三分娇嗔的女人,面上勾起浅浅笑意,「就是知道这来龙去脉,我才叫值日功曹去找妳的,再说了,这件事,也唯有妳才解得了。」

  天妃睇了青玄一眼,又见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顿时也气不起来。只得揭开了手上的锦盒,缓缓低问,「你这红梅枝衬着月里白的绸子,指的可是冬雪?」

  青玄看着天妃,「不错。看来,也唯有妳才知道这个指的是什么了,可知妳这位前任主子真的挺关心她的,她也算得上是有福了。」

  听着青玄仍旧是那不徐不缓的口吻,天妃笑了笑,直跺到他卧榻前,蹲踞了身子,伸出纤纤长指,抬起青玄下颔,那微带愠怒的面容此时挂着一抺甜美的笑意,语调温婉的说道,「青玄,你知道的,我最讨厌别人吊我胃口,你到底要不要快点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很了解我,我没什么耐性。若不是因为冬雪,你还会认为我耐性很足吗?」

  四目交会,青玄眸里半盛着笑意半带着无奈,「妳非得这么跟我说话吗?」

  「为何不?」天妃笑着,眸中带着狤黠,「我可以很理性,也可以很任性,你想看那一种?」

  「妳方才自太平宫里过来,一定清楚掌劫女仙尚未回到度索山。」他说道。

  长指依旧熨贴在他的下颔,天妃笑瞇瞇的,「说重点,你要逼我发火烧了你的妙岩宫?还是把你那头心爱的九头狮抓来直接炖肉吃了?」

  听着那软软的恫吓,他只得伸出了掌,将她长指轻轻拨开了,「前些日子,在火炎之山发生麒麟之怒,妳可听闻?」

  麒麟之怒?天妃怔看着青玄,纤纤玉掌顿在半空中,不禁微拧了眉,看着她的神情,青玄说道,「看来,真是重岭结界设的够好,护得够扎实,度索山与轩辕竟是未受到震荡。」

  「好端端的,重岭怎会到火炎之山来?再说,麒麟之怒和你送来的这锦盒有什么关系?」天妃问道。

  青玄略叹了气,「至今,我仍不清楚为何重岭会守在隘口,连谁派他卜来的也不知道。为了这件事,轸宿连文豫都问了,也问不出答案来。而那场麒麟之怒,确实与冬雪有关。」

  「和冬雪有关?」天妃低问道,「冬雪迟迟未归度索山的缘故,是因为重岭?」

  青玄睇看了天妃一眼,低吐说道,「不错。妳在太平宫作客那么长的时间,一定知道西王母欲赐鸣鸿刀给轩辕中皇一事。」

  天妃径自取了茶杓,替自己斟了杯茶,「不错。这件事,从头至尾我全都知情。赐刀前二日,冬雪和我谈过不少,连昔日那场苍梧轩辕之战都说了。这数千年来,她心上并不好过,一直将这件事搁在心上。」

  青玄看着天妃,「全说了?那么,妳这位善心善意的前主子,可对她说了什么?」

  「你也很清楚这鸣鸿刀的来历,中皇已拥有一把昆吾剑了,若再赐下这柄鸣鸿刀,这三界必然失衡。冬雪身为掌劫女仙,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中皇始终未对南国遗族赶尽杀绝,全因为冬雪在那场争战后留下一道天谕,这件事,西王母始终不知情。」天妃说道。

  青玄听了,不禁淡然一笑,「看来,这掌劫女仙倒是替这西王母积了不少善德啊?话说回来,就我所知的,这鸣鸿刀并未交给中皇,而是被另藏在轩辕的钦天宫里。」

  天妃听了,不觉也勾起一抺笑,「想必,她是挣扎了许久,才下此决定的。此举无异与西王母的意愿悖离,倘若被西王母知道了,她可算是触犯了西王母心中大忌。」

  「那掌劫女仙必是抱着不回到度索山的决心,才会将这把刀另行安置。却在欲离开轩辕的时候,遇见了镇守隘口之处的重岭,两人起了争执,引发了那场麒麟之怒。」青玄淡淡说道。

  「你的意思,那场麒麟之怒是重岭与冬雪交手所致?」天妃瞠大了眸子,「青玄,你很清楚,没有任何一人能逃过那麒麟仙火焚身之苦,一旦遇上了,尽是灰飞烟灭,化为尘埃的。」

  青玄抬眼,看着天妃半晌,只得说道,「不错。重岭的确以麒麟之怒与冬雪交手,就这行径来说,无异是要将冬雪致于死地。可冬雪没死,问白救了她。那一震,将冬雪震至西海聚窟洲,幸而是在那儿遇见了问白,才得保无虞。问白和乐竹用了返魂木费了一番功夫才将冬雪救了回来。但也因为那麒麟之怒,冬雪的修为法力如今尽失。」

  天妃望着青玄,不发一语,面色惨白的近乎无了血色。青玄见了,心上微微一抽,却仍是淡然一笑,「现下她还算得上平安二字,妳可冷静些了?」

  「我在听呢。」天妃端起茶盏,轻啜香茗。

  看着她的模样,青玄只得又说了,「现在,冬雪在聚窟洲,有问白和乐竹照料,那仙火焚身之伤,听问白所言,应是无碍了。但就如妳方才说的,没有人能逃过那仙火焚身之厄,冬雪当时被震飞到聚窟洲,虽未灰飞烟灭,可却是同死人一般,问白用了返魂木将她救活,那死而复生的劫难,让她修为法力俱无,相较之下,这还算不得什么,反倒是另一件事棘手了。」

  「什么事?」天妃问道。

  「锢心咒。」青玄说道。

  闻言,秀眉拧得更深了,「锢心咒?」

  「不错。」青玄支额说道,「依我猜测,应是西王母在命冬雪为掌劫女仙的时候,深怕冬雪在执令时心软慈悲,故对她下了这个咒术,让那掌劫女仙的职责得以施展完全,不留情面。妳也听闻过的,六界对掌劫女仙恨之入骨,评价是杀人不眨眼,专司造劫造祸,行过之处烽火遍野,犹如瘟神,连骨子里的血也是凉的。」

  「我知道。初初我听得如此评价,心底也颇为詑异。」天妃说道,「冬雪本性并非如此,却为了成就西王母之愿,成了太平宫专司杀伐的凶手。六界里,不会有人去责备太平宫,但却会将其罪入在掌劫女仙头上,殊不知,她也是奉命执令,身不由己。」

  青玄深看着她,不觉叹了口气,「我知道。」

  「你知道又有什么用呢?方才你说了锢心咒,此咒术最怕的就是动了心思,一旦心有所动,就会心痛如绞,难以忍受。」天妃说道,「难不成?」

  「不错。她动了心思,所以问白来妙岩宫找我的用意是,看有没有法子解开此咒。」青玄说道,「这咒术虽是西王母所为,我想到最适合为冬雪解咒的人唯有妳而己。」

  「她动了心思……」天妃偏首思索着,「莫不是那个人吧?」

  青玄睇了她一眼,「妳说什么?」

  天妃叹了长气,「冬雪是个有话不说的性子,即便有着委屈也是闷在肚子里头,能与她交心的人少之又少,更别说能让她挂心的人。可当年那场苍梧轩辕之战,有人曾对她说了一句话,那句话,梗在她心口三千年,想必无意之中,竟也将那个人放在心里却不自知。因为这件事,也成了她不愿赐刀轩辕的主因。莫非她这次去了轩辕,遇见那个人?」

  青玄听了并不言语,天妃见他默不作声,细看了半晌问道,「瞧你这模样,这件事你必也清楚?」

  「这件事,我知道,但现下最重要的是,怎么解开这锢心咒?」青玄避重就轻的说道,「我向来极少出宫的,一旦出了东极,必会引起不必要的臆测。天界之中最不欠缺的就是通风报信,以讹传讹,一个闪神,就会闹得沸沸扬扬。」

  天妃看着青玄好一会儿,不禁一笑,「你明知我不会坐视不管,又何必拐着弯儿说话呢?」

  「说来,妳还得谢我才是。若不是我,妳心上第一等仙娥,可就废了。」青玄看着青瓷瓶里的红梅,「等她锢心咒一解,才容得下其他念想,依我所见,最好别惊动到西王母,以免生出其他事非来,但怎么个说法,可就得费点心神。然这玉石醴泉与神之仙草却是再再难得,虽说这两样东西无法恢复她昔日全部的修为,但也算可弥补些过来,不致让她耗损太多,但要取得这两样东西又能不让掌劫女仙重回度索山,就难上加难了。」

  听着他一字一句,交待得如此清楚,却对方才自己所提之事只字不言,天妃不禁犯了疑惑,看着青玄低问,「你还没回答我方才的问题。告诉我,冬雪心上念着的那个人,你知道,对不对?」

  青玄睇眼看着天妃,「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是谁,有那么重要吗?」

  「冬雪现下等同与那地仙无异,你又何必顾忌?」天妃说道,「莫非有难言之隐?」

  看着天妃执拗神色,青玄不禁苦笑了,「我自然是知道。可那个人,是她万万不能动情的。」

  闻言,天妃心上怔了怔,「这又为何?」

  青玄沉默许久,才缓缓说道,「他名唤雾海。是魔界天缇公主生前的孩子,按理,他该是继承稷王的位置,只因过去种种,让他成了南国人。妳也曾听闻我与南王交情非同一般,所以他也是我东极的弟子。如今潜伏在轩辕宫中,是唯一可与那宰女大人相抗衡臣子。如此一来,妳可就明白这个中原由了。就像当年他曾对冬雪说的,神与魔不过一线之隔。可现下局面变得如此,他会是神还是魔,就有待商榷了。」

  天妃睁大了眸子,脑子剎时似被打了一记闷雷,望着青玄面上尽是肃敛之色,知他所言不虚。

  青玄看着天妃,目光瞬时冷得有若冰雪,「这件事,唯有死去的南王还有问白知道,再来就是妳了。妳该明白守口如瓶这四字如何写,也很清楚,我为何说冬雪这个情,动不得。」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