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充值认领:4月11日15:46 充值未备注ID,请发站内信认领。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63. 淨靈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4-22 08:07      字数:7816
  幽暗的通道裡,還迴盪著石牆落下的餘波,將白霧震散不少。

  克里斯抓著脖子上的鞭子,趴在地上咳了好幾聲,直到咽喉的刺痛感緩解了,都還不見另一人有所動作,便不耐煩地抬頭大罵:「喂!把你的東西收回去!」

  然而,諾蘭只是靜靜地注視前方,臉色慘白得像張紙。

  克里斯沿著他的視線望去,只見一團薄霧,便迅速解開鞭子,往諾蘭用力一抓,將靈力灌進仍有些沙啞的聲音裡,說:「醒來,別救了人自己陷進去!」

  言靈作用下,諾蘭總算有了反應。他收回目光,發現自己竟也被救了,便面無表情地推開克里斯,極其傲嬌地翻臉不認帳,「我救你只是因為沒其他人選。」

  克里斯也不屑地傲嬌一回,「拎盃碼係(也是)。」

  絕不能將解開幻陣的重責大任交給史戴西!在這一點上,即使是敵對立場,兩人也都極有共識,故不再多說地往集合地走去,準備與約翰交接。

  臨走之際,諾蘭回頭看了眼已散去白霧的角落。

  在方才的幻象中,他看見一個渾身浴血的男人披散著紅色長髮瞪視自己,陰鷙的金色眼眸有求之不得的癲狂,異常削瘦的臉上爬滿了猙獰與悲傷。

  這人是誰?與他有何關連?

  諾蘭毫無頭緒,卻能感到一股來自靈魂的莫名戰慄。

  若說他的心魔是對雷德的愧疚,那他對這男子的懼意會是什麼?一個不曾相識的陌生人又怎會出現在他的心魔幻象中?更奇怪的是,他竟覺得自己應當是認識對方的。

  抱著重重疑惑回到集合地,諾蘭冷眼旁觀克里斯和約翰的互相傷害,猛然記起蔚仙曾提及的前世,頓時就湧起拒絕回憶的念頭。他揉了揉眉間,將注意力集中在通訊器裡的動靜,儘管史戴西抓癢同時還不忘傳播教義的碎念很惱人,卻總好過被心魔纏繞。

  等約翰出發前往下一個圖騰後,他才想起來——自己似乎又忘了什麼?

  彷彿在為他解惑般,通訊器裡響起某頭熊的聲音:「隊長,我還要躲多久呀?」

  「……」

  時間回到稍早。

  存在感過低以致於容易被大家遺忘的阿肯一落進密室,就苦逼兮兮地蹲在牆邊等了許久,才總算等來舒嬿,然後就垮著又粗又黑的眉毛,用一雙黑豆般的小眼睛,望著上亚博pt游戏平台地飄來飄去的鬼影,活像一隻看得到蜜蜂卻吃不到蜂蜜的巨型維尼熊。

  終於,他忍不住問:「舒姊,真的不用我幫嗎?」

  「你好好蹲在那就是幫忙了。」舒嬿沒好氣地鑽出地面,又一頭鑽入另一面牆。

  阿肯感覺自己被兇了,只好慫慫地閉上嘴。

  聽老大和隊長說,所有通往祭壇的路線中,有一條的距離最短,是除了天帝新添的暗道以外真正的捷徑,卻也暗藏最多致命的陷阱,這密室就是其中一關,但他的腦袋實在不靈光,才由舒嬿這千年女鬼來幫忙解謎,若有什麼意外,還能靠她跟諾蘭來個同步感應。

  他面朝可能是出口的那面牆,望著牆上三個形似飛禽走獸的圖騰,掛念通訊器另一頭的同伴們。通訊器裡,有史戴西被克里斯追打的哭天喊地,還有諾蘭一如既往跟全亚博pt游戏平台不對盤的冷言冷語,聽起來,似乎是在跟……跟朶爾講話?

  阿肯兩眼一亮,立刻直起身子,專心捕捉朶爾說的一字一句,恨不能整個人能化成傳訊波,直接穿過通訊器,去擁抱他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其實,早在他回到阿蘭卡佩雷時,記憶就有復甦的跡象,尤其是在見到迴轉輪的土地記憶後,曾與朶爾生活的記憶就在一天天回歸,直到他險些被鳳凰火燒死,才恢復全部記憶,可惜一切都已經來不及,想對朶爾說的話也始終沒機會出口。

  他東抓抓腦,西撓撓耳,將蹲麻的腿換個姿勢,反覆咀嚼朶爾說的話,包括恨他恨得不願記起等等,整個人就低落得不行。他不怪朶爾怨恨他,只怪自己太愚蠢,若說朶爾犯下的錯是滔天大罪,那這其中有一半都是他的責任。

  該如何將朶爾拉離歧途?他沒有一天不在思考這個問題。

  「蠢熊,讓開。」

  一陣陰氣自地面打上,吹了阿肯一臉厲鬼怨氣。他趕緊挪動屁股,讓舒嬿從剛才的蹲坐之處鑽出來又迅速飄離。他怔怔望著飄忽不定的鬼影,心裡又不好受了。

  平時他忙東忙西地做打掃,好歹也算是有些生活上的貢獻,此刻卻只能蹲著等人救,便覺得自己廢到了極點。他唉聲嘆氣地想了想,將手伸進次元袋,心想說不定能掏到什麼有用的工具,就摸到一個冰冷入骨的東西。

  那是蔚仙交給他的藥劑,也是唯一能救朶爾的東西。

  「倘若時光回溯……」

  在他們出發前的那一晚,蔚仙曾私下找過他,問:「倘若時光回溯,回到火山即將爆發的那段日子,你是否還願意做出同樣的選擇?」

  這問題,阿肯也不止一次問過自己,但他猶豫了很久,最後仍痛苦地點了頭。

  「為何?」蔚仙的語氣平淡,聽不出喜怒。

  阿肯捉摸不出老大的意思,只好羞愧又緊張地低下頭,「因為我做不到見死不救,大家都是我從小認識到大的朋友,每個人都很重要,我無法就這麼拋下他們不管,但我實在是太笨了,怎樣都想不到可以救大家又能保護朶爾的辦法。」

  蔚仙沈默了會,才輕嘆道:「世事難兩全,世上本就沒有保全所有人的完美計策,所謂的顧全大局,總是建立在少部分人的犧牲上,我懂這種必須有所取捨的煎熬。」

  「可是,我最後誰都沒救成,大家都死了,朶爾也……」阿肯難過地紅了眼眶,「我、我好沒用,什麼事都辦不好,都是我的錯。」

  「其實,你並非誰也沒救成。」蔚仙突然道。

  阿肯愣地抬起頭,就見蔚仙的眼神變得十分柔和,口吻也不如之前冷漠,「當時,有幾個西班牙商也在島上,他們本是為了觀察阿蘭卡佩雷的商機而來,加上隨船水手,零零總總也快有一百個人。」

  這麼一提,他才依稀想起有這麼回事。

  蔚仙繼續說:「正是因為聽到你的警示,這群人才能即時撤離,他們之中,有人因震懾於火山滅島的威力,回國後,就大力資助許多科學家,對後世在地質研究的發展上有不少貢獻,而這些研究也幫助了更多人免於大自然的災害,阿肯,有些錯誤雖會造就許多悲劇,卻也未必不能成就更多的善。」

  阿肯呆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憨傻地笑了笑,「還是有人活下來嗎?那就好。」

  其他的什麼成就不成就,熊腦的容量太小,他根本無法領會那麼多,只能顧及眼前所看到的,因此這份歡喜並未維持多久,就又低潮了下來。

  「老大,我知道朶爾犯了罪,但她只是被太多人傷害,才會……其實,她一直都很善良的,寧可自己餓著也不敢傷害人,最大的願望就是能過著平凡簡單的生活,但都是因為我……」說到後來,他有些語無倫次起來,不知該如何有條理地表達想法,來來去去就是那些話,最後,他索性一股腦地說:「我、我願意幫她受罰,請你們再給她一次機會,她一定能改的。」

  「……」

  蔚仙默然不語地望著他,良久,才在他不死心的哀求中,無奈開口,「你真的願意為她受罪?即便功過簿上你的功大於過,你也願意不惜一切代價,與她交換?」

  阿肯聞言,一向遲鈍的腦袋竟難得靈光了一回,意會出那話中之意,就高興地說:「真的能交換?我願意我願意!只要朶爾好好的,我做什麼都可以!」

  「即便你們將永生不再相見?」蔚仙又問。

  阿肯一愣,還沒來得及思考,就聽蔚仙說:「我不贊成你為她犯下的罪負責,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傷,能否負傷走在正道上,全在個人選擇,就算沒有你當初的那件事,她也會因為別的創傷而誤入歧途,但你……」

  蔚仙越說越火大,卻在阿肯固執的注視下,氣惱地嘆了口氣,「罷了,我當初會選你,就是因為你這不知變通又死腦筋到令人惱火的善,叫你聖母都不為過!」

  阿肯無措地縮了縮脖子,心想老大果然生氣了,誰知,下一秒,他就見蔚仙取出一管透著金屬光澤的針筒,說:「仔細記住我接下來的交代,朶爾能否改變命運,就看你了。」

  「……」

  阿肯握緊手中的藥劑,反覆咀嚼蔚仙那句「永生不能再見」,又想起當年他被活活打死後,魂魄尚未離體,神智也還在混沌中,卻仍能清楚聽見朶爾遭受凌虐的絕望哭喊。

  明明同樣慘死在一座山上,卻只有他的魂魄逃過了鳳凰之火的焚噬,那是朶爾在無意識間避開了他,也避開他們一同生活的小屋,即便後來失去了記憶,朶爾仍在被病毒激發的本能下,選擇回到那曾滿載幸福又帶來無數痛苦的地方。

  阿肯抬手往臉上一抹,將模糊視野的熱液擦去後,用憋了滿腔苦澀的嘴角咧開一道弧度,在心裡許下一個願望:「希望我還能再見朶爾拉著裙擺踩水的開懷笑容。」

  「要命了。」舒嬿從靠近祭壇方向的牆面飄回來,神色不善地瞪著他,「這裡的機關可夠麻煩,蠢熊,你真會給自己挑地方跳。」

  「對不起。」阿肯反射性低頭道歉。雖然被傳送到哪也不是自己能選擇的,但面對凶神惡煞的女鬼,他就忍不住秒慫,連自己是站在幽冥界食物鏈頂端的陰獸體質都忘得一乾二淨。他撓了撓耳朵,討好地乾笑問:「那舒姊找到方法了嗎?」

  舒嬿高貴冷豔地瞥了眼牆上圖騰,扔出她好不容易找到的鑰匙,「去,依我說的順序移動那些圖騰,再插入鑰匙,等門開後,你就想辦法闖過去吧。」

  門開後想辦法闖過去?

  阿肯丈二摸不著金剛,但見舒嬿一臉不好惹,就只好慫著臉依令行事,直到大門「喀啦」一聲敞開,刺耳的「唰、唰、唰」金屬摩擦聲湧進來,才恍然大悟。

  只見門外有一條又長又曲折的走道,走道上,約莫每兩步距離,就有一排大鍘刀從牆邊衝出來,把把左右來回晃動,刀刀閃爍銳利的鋒芒,彷彿那聲聲摩擦都是割在自己的頭骨上,看得人頭皮發麻、牙關打顫。

  阿肯傻眼。

  舒嬿老神在在地說:「衝唄,反正你是陰獸變異體,刀槍不入。」

  「……」

  這時,諾蘭與朶爾的對峙也到了一段落,只聽他清冷近乎無情的嗓音在通訊器裡響起:「我晚些會幫你打開通道,之後的路,你好自為之。」

  朶爾……米埃莫。

  阿肯神色一凜,奮力瞪向那排鍘刀,決定豁出去了!

  *  *  *  *

  時間在一次次的驚險中流逝。

  好不容易捱到最後一輪,諾蘭按下圖騰,正準備抽身逃離,通訊器就忽傳變故。

  「哇!朶爾小姐你怎麼吐血了?難道又是心魔?喔天你流好多血……等等等,你先冷靜下來別咬我,我有血袋,特別給你準備的,O型血保證無毒……」

  史戴西這一吼簡直是石破天驚,掀起阿肯在另一方的洶湧波濤。

  「什麼?朶爾怎麼了?她受傷了嗎?隊長!我可以出去了嗎?」

  諾蘭耳膜一痛,差點沒能閃過撞來的石牆,氣得他在腦海裡狠狠抽打兩隻豬隊友。這份怨念傳達到舒嬿那,很快就響起阿肯被噴了一臉厲鬼怨氣的慫慫歉語。

  他頭痛地嘆了口氣,用意念通知舒嬿:「等我們都離開了,你再放肯尼熊出來。」

  先前,阿肯憑著一身銅皮鐵骨闖關,並成功闖進心魔幻陣時,他們正好在與克里斯等人對峙,也幸好他及時阻止史戴西出聲回應,才沒讓其他人發現他們還有另一個同伴。

  為了替阿肯打掩護,諾蘭刻意藉討論來拖延時間。好在捷徑不愧是捷徑,進入幻陣的起始點也最接近終點,又有他與舒嬿的同步聯繫,讓阿肯以最短的時間進入最後的迷陣關卡,並在另一個隱密的安全地帶躲起來,等他們打開幻陣的出口。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還算順利。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當諾蘭好不容易闖過重重關卡,率先趕到最終點,通訊器就響起罷課司機急切的呼喚。

  「諾蘭,天界內亂,老大又被暗隱主抓了,你們要快!」

  諾蘭瞳孔一縮,天界內亂?

  這時,克里斯的身影已出現在視野範圍內,正朝他們奔來,約翰的腳步聲也不遠了,諾蘭心思一動,便搶先一步過去,抓起史戴西的牽繩,拔腿往幻陣的出口衝去。

  必須盡快進入祭壇!

  「喂!」克里斯立刻追上。

  約翰一踏入轉角,正好瞧見這一幕,便挑了下眉,也不慌張,甚至從容不迫地踱著步伐,緩緩走到朶爾身邊,與克里斯近乎暴躁的焦急形成明顯的對比。

  朶爾喝了幾口血袋,就食之無味地扔到一邊,語帶倦意道:「你不追?」

  「不必,大人已在外頭等著了。」約翰蹲下身檢查朶爾的傷勢,依然沒有好轉跡象,不排除那毒箭還摻了點死人血的可能,估計朶爾撐不了多久就會徹底暈死過去。

  「你……」朶爾頓了下,改在腦海裡說:「你似乎不太在意這件事的結果。」

  「噓。」約翰輕輕按住她被血染紅的嘴唇,以意念傳遞的話語溫柔至極,也危險至極,「你猜,上一個知道太多的人,最後怎麼了?」

  朶爾扯了下嘴角,「跟你有關的人不都是死路一條?」

  約翰低笑幾聲,挺滿意這個答案,又感慨地輕嘆:「可惜,他沒死在我懷裡。」

  「……」

  「走吧,你很快就能休息了。」約翰抱起她走出幻陣。

  果然,他們一出去,就見諾蘭跪在地上吐血,脖子上纏著一圈黑霧,一身靈力全被壓制。克里斯則抓著驚慌無措的史戴西,一聲不吭地臭著臉,直到看見他們兩人出來,才不耐煩地催促:「摸魚摸夠沒?快一點!」

  罵完後,克里斯也不等人,就急急扯過史戴西往前走。

  約翰笑了笑,也不氣惱。他見諾蘭傷得不輕,便客氣地問:「需要幫忙嗎?」

  諾蘭抹去嘴角的血,理也不理他的虛情假意,就強忍著劇痛站起身,將雙手插在口袋裡,默默跟在克里斯的身後,低垂的眼眸閃爍著算計什麼的光芒。

  朶爾見約翰一再被人無視,不禁嗤笑,「你也有收服不了的人。」

  「喔,親愛的。」約翰不以為意地搖搖頭,「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值得我傾心相待。」

  一行人沿著唯一的通道前進,左右兩側的牆上鑲著不知名的石頭,一靠近就會自動亮起乳白色的螢光,幾分鐘後,他們就遠遠望見一扇石門出現在盡頭。那是一扇三丈高的大石門,門後是維繫最後結界的祭壇,門前是一處還算寬敞的空地,待他們來到空地時,才看清楚石門上刻著一道形似日照的巨大圖騰。

  諾蘭目光一轉,想起刀叔身上也有一模一樣的刺青。

  據說,天帝是因為恨極魔族,才會對日帝痛下殺手,但他忍不住懷疑這說法的真偽。若是他,真痛恨一個人到要殺了對方的地步,肯定不會在得手之後,還留下對方曾經存在的任何痕跡,更不會以對方設計的封印陣來維繫三界結界。

  不論是暗隱主,還是刀叔,恐怕都並不真正瞭解當年的真相。

  「虛偽。」安慈也發現了這不在神殿設計圖中的多餘裝飾,卻不認為天帝添上這一筆真會是在緬懷那為大道而殞落的至親手足。他緩了緩語氣,對克里斯說:「去吧,把封印解了,你要的人還吊著一口氣,就等你親手了結。」

  克里斯沈著臉低應一聲,也聽不出有什麼情緒,眉間的皺痕卻深如溝壑。他大力推了史戴西一把,揪著他一起踏上石階後,就扔去一把小刀,「自己割。」

  「啊?割、割哪裡?」史戴西的臉一脫離心魔幻陣後就消腫了不少,但離原貌仍有好大一段距離,此時看上去既蠢又醜且慫,瞬間就點燃了克里斯沒多少耐心的怒火。

  「割手啦!割哪裡?再靠夭拎盃就割你舌頭!」

  史戴西被噴了一臉咆哮,不禁委屈巴巴地回頭看向諾蘭,誰知,他親愛的隊長竟也無情地移開目光,並殘酷但一點也不無理取鬧地表示:「我自身難保。」

  「……」

  於是,史戴西哆哆嗦嗦地接過小刀,默唸著主啊上帝啊,輕輕在食指上割了一個小口子,並含著淚泡,努力擠出一滴小血珠,往克里斯指的地方抹了下。

  克里斯沒好氣地瞪了眼那娘兮兮的傷口,就奪回小刀往掌心一劃,再按上石門。一聲機關啟動聲響,石門緩緩往內敞開,露出佔地極大的空間,乍看上去,可容納數百人不止。

  之所以說乍看,是因為這空間真正能立足的地方並不多。

  只見房間的正中央懸浮著一個寬敞的圓形平台,平台上有一白色的祭壇,一盞看不出年歲的古老油燈於高空懸掛,平台之外,則是深不見底的黑洞,只有六條三人寬的石橋以平台為中心散開,一條直達他們所在的石門,其他五條連向五方石柱,每根石柱各刻有一道圖騰,分別象徵著金、木、水、火、土等五元素。

  刺骨的寒風挾帶魔氣自黑洞直撲而上,黑洞之下便是魔界極北的冰雪深淵。

  一抹黑霧自無珠之眼飛出,安慈的分靈巡視一週,確認祭壇是否有變動之處。由日帝親手設計的一系列封印,若被擅自更動,必會留下大量痕跡,但目前看來,諾蘭他們進來的那條暗道,只是天帝不足以影響關鍵的小手腳。

  「行了,過去吧。」安慈吩咐道。

  克里斯臉色凝重地吐了口氣,細微的魔紋在眼角隱現,又被壓抑下來。陰沈的目光覽過每一個人,期間,他在諾蘭身上稍作停留了下,就不動聲色地移開,瞪著直打哆嗦的史戴西,忍不住狠狠地懟下去:「你他媽的抖個屁?又不是叫你當祭品,死不了!」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史戴西就又開嚎:「大哥啊!哈尼醬跟你無冤無仇,全人類也都跟你無冤無仇,你為啥就非得要幫那個惡魔毀滅全世界呢?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其實是害人又害己啊?沒意義的!」

  「閉嘴!」克里斯大手往史戴西的頭殼一揮,拍得對方頭暈腦漲再不能言語,就揪著他的領子朝祭壇走去,邊挑釁道:「有本事你們就現在殺了我,沒膽子跟拎盃同歸於盡,就少在那邊放屁,好好想一想自己之後該怎麼辦吧。」

  諾蘭冷笑地勾了下嘴角,盯著克里斯背影的目光異常冷冽。他握緊口袋裡的玻璃瓶,瓶中血珠正散發著微燙的溫度,淺淡的銀白靈光一閃一閃,似在與他的心跳共鳴。

  一行人沿著石橋前行。

  克里斯、史戴西、諾蘭走在前頭,約翰抱著朶爾尾隨在後。

  朶爾傷得太重,意識開始昏沈。她強撐意志,看著前頭的三人已抵達平台,接著對上諾蘭的冰冷視線,就猛然一怔,想起對方說的那句:「你若是懦弱得連將你放在心尖上的人都不願在乎,那你跟那些噁心的暴徒也沒什麼兩樣。」

  她淒苦一笑。心魔過深,積累多年的怨一旦潰堤,便覆水難收,早已被恨意洗刷得只剩一片坑疤爛泥的心頭,縱使還願意放上誰,也在下一秒就被泥流沖走,誰也留不住。

  諾蘭說的沒錯,她的確太過懦弱,若能早些清醒過來,不再隨波逐流,多一點反抗的勇氣,也許還有些許機會去試著扭轉命運,只可惜,現在的她已經倦了。

  約翰察覺到她的意念,便加快腳步走上平台,將她放在祭壇上。

  以冰晶所造的祭壇凍寒入骨,朶爾輕咳著血,從懷中取出火蓮,看向諾蘭。

  「告訴菲迪……」她輕顫著手用力一捏,「我不配做他的主人。」

  火蓮在擠壓下應聲而碎,蘊含其中的焰火沿著手指竄至手臂,而後向全身攀去,灼燒每一處肌膚。她痛苦地低呼一聲,化身火鳳與之融合後,就展翅飛向油燈。

  諾蘭突然出聲,「就是現在!」

  悄然等在門外的阿肯就立刻衝進來,不斷高喊:「朶爾!朶爾!是我啊!我是亞肯!我回來了,我一直都在找你啊,朶爾,米埃莫!」

  火鳳一頓,不敢置信地回過頭,離油燈僅短短一吋之差。

  安慈見狀,立刻從無珠之眼射出一道黑霧打上油燈,令燈蕊恰恰碰到朶爾身上的焰火,與此同時,一股威壓亦朝阿肯撲去。阿肯閃避不及,竟被打下了石橋。

  「肯尼熊!」史戴西驚叫道。

  就在這一刻,朶爾不知怎地腦袋一空,竟不由自主地朝阿肯衝去。

  史戴西也反射性地想去救人。然而,燃上蓮火的燈蕊正好「轟」地炸開,五團火球分別飛向石柱上的圖騰,整個神殿隨之震動了下,發出一聲低沈而渾厚的鐘鳴,讓他才踏下平台,就重心不穩地往外跌去,幸好克里斯眼明手快,將他拉了回來。

  這一系列的變故下,沒人發現諾蘭掏出準備已久的玻璃瓶,在朶爾恢復人形接住阿肯的時候,迅速敲碎瓶子,將瓶中的那滴聖血混著自己的靈血,用力拍上胸口。

  「以我心渡眾靈,以我血淨眾魂,阿門!」

  剎那間,強烈的銀白色聖光自他體內大放,籠罩平台上的所有人,並如爆開的輻射向外急速擴張,直至神殿之外,一切污邪罪孽俱受淨化。

  聖光耀眼,卻不刺眼,祂溫暖得有如拂過心田的春風,能短暫地帶走一切哀傷。

  阿肯無視朶爾尚未來得及收起的焰火,也不顧自己正被灼燒的肌膚,用力抱緊心愛的朶爾,在對方混雜著驚愕、困惑又心痛的注視下,毫不猶豫地插下手中的針筒。

  「你……」朶爾才說一個字,就感到一股凍寒襲上大腦。

  肉眼可見的白霜自被注射之處迅速蔓延,凍結足以焚燒萬物的鳳凰之火,那是他們菲涅克斯家族專門封印火焰使者的藥劑,能令他們進入如死亡般的冬眠。

  「不怕。」阿肯忍著劇痛,揚起熟悉的溫柔傻笑,「以後,都有我保護你,米埃莫。」

  朶爾震驚地凝視他良久,最後在一滴凝霜落下之際,輕笑地閉上眼。

  兩人雙雙墜入深淵。

  ☆ ☆ ☆   ☆ ☆ ☆   ☆ ☆ ☆

  【小劇場:職場の心靈G湯 Part 3】

  Q11:該如何率領自己的團隊邁向成功之路?

  諾蘭:……靜靜地放他們作死。

  兩天兵&肯尼熊:說好的同事愛呢?qwq

  ☆ ☆ ☆   ☆ ☆ ☆   ☆ ☆ ☆

  後記:

  諾蘭傲嬌鬼,每次都說不管他們去死,又每次都出手救人wwww

  下一篇,本部最大真相,解開克x董當年事~AwA

  【下篇預告】《逆轉》: 字數約七千多字,禮拜五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亚博pt游戏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4.22.2019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