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61. 空城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19-04-15 21:24      字数:8440
    

  被黑化物覆蓋的天幕下,曾有的翠綠大地已成一片枯黃,乾椏老枝在寒風中頑強地輕顫,結了蛛網的路燈在幾番掙扎後,勉強維持住微弱的暈黃。一隻蜥蜴攀上搖搖欲墜的招牌,察覺到什麼動靜,探頭看向路的盡頭,黝黑的眼珠裡閃過詭異的螢光。

  遠方,兩束碩大的燈光劈開昏暗,一輛大巴風塵僕僕,無視限制時速的路牌,在公路上全力衝刺,車子的尾端還拖著一大串黑影,看上去就像是老舊車管排放出來的廢氣。

  車子開過寫著「歡迎來到蘇他」的告示,又經過一段越漸陰暗的路程,就在正式入城前的不到百尺處緊急煞車,使得龐大的身軀晃了晃,在柏油路上滑出兩條又黑又長的刮痕,尖銳的摩擦聲劃破寂靜的空氣,顯得格外刺耳。

  「啪咑!」

  車門打開,一群人魚貫而下。這大巴看著最多只能坐五十人,但出來的人數卻遠遠超過這數字的兩、三倍。跟在車後的黑影也紛紛落地,恢復人形,盡是些奇形異色。

  現場除了鞋底踩踏的輕微聲響外,沒人發出一點聲音。

  大巴在乘客全數下車後,就化作光束飛離,趕著去接下一批人。與此同時,一隻跳蚤大小的飛蟲憑空現身,在沒有驚擾任何人的情況下,悄然揮動短小的翅膀向城內飛去。

  還算寬闊的馬路有填補過的坑疤,款式過時的汽機車凌亂停靠在街邊,兩側商家的門戶大開,擺滿特產與紀念品的攤子無人看守,賣食小店架在門口的爐火未熄,桌上的杯碗盤尚有殘羹,再過去,還有一處廣場停滿了遊覽巴士,顯然這一區是專門招待觀光客的地方。

  看起來,這座小城除了過於冷清外,還未有其他特殊的異常。

  負責探查的飛蟲確認完這一區,就飛向下一條街,卻在越過一條大馬路的時候,忽然失去蹤影,彷彿是沒入一層與世隔絕的透明薄膜,連帶傳回龍鬼的訊息也隨之中斷。

  「前方有結界。」拔個死機敲了敲鍵盤,輸入一串指令,良久,都沒收到飛蟲的回應,監控畫面仍是一片沙沙白幕,就說:「裡面可能有阻斷磁波傳遞的禁制。」

  蔚仙閉目凝神,試著感應一番後,無奈地說:「沒人知道暗隱主在裡頭做什麼,那人的心計藏得太深,連身邊的人都不全然信任。」

  「那要先退嗎?」拔個死機問道。

  這一次,他們集結了偵察部門的所有菁英,其他收到召集自願參戰的靈能組織也在陸續趕來會合,可說是將所有賭注都壓在這了,若是有個萬一,將會是非常慘重的代價。

  「不,不能退。」蔚仙果斷搖頭,「約翰所說的日落之處就是這裡。刀叔也說了,蘇他是日帝當初殞落的地方,對暗隱主意義重大,必然會選在這裡做最後了斷,他將大魔們聚在此處也定是在籌劃什麼,人界撐不起我們的一再觀望。」

  「沒錯,不能再退。」董閻王沈吟了會,「派人聲東擊西,掩護范通他們處理結界。」

  拔個死機便問:「那要派誰去?」

  這問題考倒董閻王了,既要能分散暗隱主的注意力,為他們爭取到足夠的時間,又要能保全己身,扛得住敵手的追擊,避免提前曝光他們的計畫,這人選可不好找。

  蔚仙想了想,說:「派我吧。」

  「什麼?」兩人大驚。

  罷課司機也從桌底下探出頭,「老大,你是說派你的傀儡去嗎?但我們做傀儡的材料都在哈尼醬身上用完了,現在沒貨。」

  「不用傀儡。」蔚仙挽起袖子,壯志滿懷地說:「我親自去。」

  空氣頓時一陣安靜。

  雙宅憋了憋,還是忍不住了。

  「老大,你那弱雞一般的身手。」

  「還有你那一跑就撲街的短腿。」

  蔚仙怒,「有你們這麼說自己老大的嗎?還人身攻擊了!」

  「咳,常兒,不是為父看輕你,而是你……」董把拔不忍打臉寶貝兒子,只好曲線救國,鄭重又誠懇地說:「龍鬼這裡需要你坐鎮。」

  在官場打滾的大佬講話就是不一樣!

  雙宅立馬附和:「老大我們需要你!」

  需要你別去外面添亂,拜託!

  「……」

  蔚仙差點氣哭。五年來,他辣麼拼命地修練,連身高都抽長了一咪咪,跌跤次數也少了,怎麼就還是沒人相信他有「落跑」的實力呢?簡直是太過份了!

  他捧著一顆被傷得七零八落的男兒心坐回沙發,在老爸與包閻王的討論聲中黯然銷魂,邊用通訊器追蹤神殿的進展。他靜靜聽著諾蘭抵抗心魔時的呢喃,聽著史戴西不時引用聖經的絮嘮勸導,聽著克里斯透過與史戴西的交談傳來的聲音,也聽見了克里斯在每次「自言自語」時略微軟化的語氣,戴著烏絲套的雙手就不禁慢慢握緊。

  「至於由誰進城……」

  兩位閻王的討論出現了分歧,雖然很快就達成共識,卻也幾乎要陷入死胡同,因為他們要面對的不只是一群能翻天覆地的大魔,還有一言不合就滅世的暗隱主,隨便哪個都能一招教人灰飛煙滅,若沒有萬全的準備,誰也不願意白白送死。

  正當他們煩得快要抓破腦袋時,就聽蔚仙又一次提議:「我去。」

  董閻王一噎,「常兒,此事需三思,莫逞強。」

  包閻王也點了點頭,不贊成蔚仙強出頭。

  蔚仙便站起身,無奈地說:「我思過好幾次了,老爸。正因為暗隱主的力量高深莫測,不論我們派誰進去、用什麼手段,他都能隨手打發掉,所以,這個人必須是能絕對引起他注意並且絆住他的人。」

  董閻王無語,想反駁卻找不到下手處,只得臉色難看地問:「你怎知他一定會關注你?你又能如何絆住他?」

  「他一定會。」蔚仙抽掉左手的烏絲套,露出無名指上的紅色刺青,平淡的語氣壓抑著內心的波瀾,「因為他巴不得親自斬斷我和克里斯的這條線。」

  「……」

  半小時後,蔚仙在董閻王的堅持下,帶著兩位自願隨行的偵察員踏入蘇他城。

  與此同時,閉目靜坐的白髮少年睜開了眼,清秀的臉蛋勾起一抹微笑,「他來了。」

  腦海響起克里斯的詢問,「誰?」

  「董司常。」

  這名字才說出口,就立刻收到克里斯激動的回應:「別動他!」

  安慈神情微沈,語氣不冷不熱地說:「喔,捨不得?」

  果然,克里斯沈默了,片刻,才傳來恨恨的咬牙聲:「我的事我自己處理。」

  安慈垂落視線,一束白髮隨之滑落遮住半張臉蛋,及膝的長髮柔順地貼在身上,幾乎與白袍融為一體,從頭到腳,都只能用皎潔無暇來形容這一身色彩。他望著自己放在膝上的手,那是一雙極為乾淨白晰的手,指縫裡甚至都找不到丁點塵污,像是不曾沾染過任何腥風血雨,即便他已數不清萬年來有多少人死在他手上。

  因自出生起就被注定的奴隸身份,他身上永遠都有刷不盡的污垢,直到那場改變命運的滅世巨洪,日帝給予他新生,讓他得以洗了人生的第一個澡,這雙手才總算乾淨了。

  後來,他隨日帝遊遍世界,登上天界仙門,飛過絢麗燦亮的星河,又墜入黑暗深淵,游過毒瘴遍佈的魔海,於荊棘中見證日帝創下魔界的一時輝煌,又在天雷的磅礡之力下變得一無所有,令他深切地感受到身為弱者的絕望與無助。

  如果這雙手能充滿力量,一切便不同了——有了力量,他想要什麼,就能自己去爭,爭取不來,就去搶,若搶奪不得,那他便親手毀了!

  黑白分明的眼眸閃過一股狠戾,安慈笑出了聲,神情也恢復平日的溫和。他柔聲回覆克里斯:「去吧,早點辦完事,我等你過來。」

  說完,他就收回神識,往座下陣眼灌注更多靈力。

  不論是這場儀式還是神殿的封印,都關係到他能否一舉拉下天界那些自命清高的神仙,每個環節都不容出錯,因而不宜過度分散心力,何況,這裡還有個人他得親自料理。

  安慈閉上眼,以靈識穿過整個城市,鎖住一個目標。

  他,暗隱主,就是個貪婪的野心家。需要力量,就不顧一切地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爬,希望日帝回來,便毀天滅地地搶奪上古神力,為日帝重塑精魄,但這千萬年來,他是第一次這麼想要留下一個人,卻又不願逼得克里斯再次轉頭恨上自己。

  殺一個小仙容易,而他絕不能是落下斬刀的那一個。

  所以,他該如何將緣分那端的位子搶過來呢?

  *  *  *  *

  克里斯有些心不在焉地低著頭,直直瞪著地上的一張紙。

  紙上,一張線條工整的簡易地圖正被一隻白晰的手迅速描繪出來,也不知諾蘭的腦袋是怎麼長的,才走過一遍,就能把複雜的迷陣地形記得一清二楚。

  「出口在這。」憑記憶畫完地圖後,諾蘭在一處死角劃上一個圈,表示幻陣的最終出口,同時也是最不受陣行變動影響的安全地帶之一,接著他又在其他地方分別標上九個圖騰。

  做好標記後,諾蘭就再抽出一張紙,寫下一道又一道的複雜公式,邊條理分明地講解起來,渾身散發出學霸的耀眼光芒,「這裡要用複合式交叉法,先將這三個圖騰進行融合,演化出這兩處的相容點,激發出這一個圖騰的效用,再藉這三個……」

  對人一向不太有愛心更別說耐心的諾蘭,竟出乎意料地肯花時間,將解法講得既詳細且冗長,大有不把聽眾們教出慧根來絕不罷休的架勢,而約翰也是小火慢燉的從容性子,安靜聽著同時,還跟著畫出變化後的陣行,思路之敏捷,不愧也是無珠之眼認可的學霸。

  蹲在一旁的史戴西頂著一張豬臉,目光呆滯,魂飛九天外,微微張開的香腸嘴還隱隱有一灘口水在徘徊,生動而完美地詮釋了學渣一號的形象。

  朶爾有氣無力地靠在牆邊,神情木然,不時輕咳兩聲,將咳出嘴角的血吸回去,不浪費任何一滴糧食,同時邊饑腸轆轆地盯著史戴西的脖子,妥妥就是個吃貨屬性的學渣二號,不過她身受重傷,估計也沒人指望她幫得上忙。

  學渣三號克里斯聽了老半天,真心感到無法消化,就忍不住噴出一口二手煙,一臉烏雲密佈地打斷道:「麻煩說人話。」

  諾蘭漠然投去嫌棄的一眼,赤裸裸地表達出「你不是人」的訊息。

  約翰便揚起關愛智障的微笑,在紙上比劃著,「意思就是,我們要先同時啟動一二三號圖騰,再來是四五號,接著六號,再回去按……最後同時啟動剩餘的三個,就能打開出口。」

  「喔。」只要語言對了就智商上線的克里斯恍然大悟。

  「喔?」史戴西的嘴巴更開了,完全沒有智商上不上線的問題。

  諾蘭果斷放棄治療豬隊友,拿起約翰畫好的地圖,好似在給學生的作業打分數般,認真且仔細地檢查著,直到地面又傳來機關的輕微晃動,才將圖紙放回地上。

  而這一回的聲響似乎有些近。

  約翰抬頭看向通道的兩端盡頭,都不見有誰過來,估計是那個魔兵沒闖成功,便將注意力收回來,就見諾蘭在每張地圖的一處交叉口畫上一個叉。

  「我們每解完一道,就在畫叉處集合,對完錶再出發,並在計時歸零的時候一起按下指定的圖騰。」諾蘭說道。當然,這個「我們」除了他自己外,就是克里斯和約翰。

  「行。」克里斯掏出手機將幾張地圖拍下來,皺著眉多看幾眼後,將菸往地上一扔,也沒依往常的習慣踩熄菸火,就急沖沖地要往外走。

  尚未燃盡的菸在地上彈了一下,滾到約翰的腳邊,跳出幾點星火。

  約翰朝克里斯瞥去一眼,伸腳踩熄菸蒂,「你在煩躁,為什麼?」

  克里斯一頓,回頭比了個中指,「關你屁事?」

  諾蘭面無表情地接話:「他被我下蠱,能不煩躁?」

  克里斯憤恨地瞪向諾蘭,一邊粗暴地扯起史戴西手上的繩子,威脅道:「什麼路線圖騰都是你在說的,最好別讓我發現有問題!」

  諾蘭冷笑,「愛信不信。」

  約翰看了看兩人,沒再說話,就彎身抱起朶爾,率先按地圖上的路線走去。

  「你不擔心諾蘭騙你們?」朶爾在意念裡問道。

  約翰笑了下,「他也不想被困死在這,何況我們手裡還有張瀚倪的魂魄。」

  這話說得不錯,諾蘭確實沒有欺瞞的打算。

  他們依照地圖,大致逛過一圈迷陣,確認每個圖騰都在標示的位置上後,才走到預定的出口處,安頓好兩個非戰鬥人員,並將綁著史戴西的牽繩交給朶爾,讓她看守人質。

  朶爾接過繩子,朝史戴西幽幽一笑,尖銳的獠牙在唇邊隱現,嚇得史戴西立馬從對方的美貌中驚醒過來,慫了吧唧地握住十字架,對諾蘭哭嚎:「隊長你要回來救我啊!」

  聲聲悲切,頗有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哀淒。

  諾蘭殘忍無情地轉身就走,聽了一路豬嚎的克里斯也忍不住硬了……拳頭。這一刻,理應水火不容的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升起一個念頭——真想早點完事,好宰了這頭豬!

  分配好負責的圖騰,克里斯、約翰、諾蘭立即展開行動。

  地面隨機關的啟動微微晃盪,石牆迅速轉換位子,在幽暗的空間裡發出粗糙的摩擦聲。迷陣似乎感知到牢中獵物即將逃脫,再次漫起白霧襲向所有人。

  空氣中的醺香更加濃烈了,像一雙無形的手要將意識拖入幻霧中。

  朶爾又是一陣暈眩,感覺胸口的傷似乎被撕得更開,痛得她本就蒼白的臉龐像刷了一層厚重的白漆。她輕顫地往後縮了縮身子,腦海裡奔騰的叫喊幾乎要讓她深陷其中。

  忽然,一聲巨響,驚天動地。

  「哈、哈——啾——」

  白霧瞬間被一團飛奔的黏液噴散,朶爾猝不及防,整個人都傻了。

  「喔唷我的上帝啊。」打出絕世噴嚏的史戴西,哭喪著臉流下鼻涕,感覺自己在美女面前的形象已徹底毀滅,便索性放飛自我,抬起腫成核桃的眼,慫慫地挪動一下屁股,說:「那個,可以麻煩你幫我抓一下背嗎?我真的好癢啊,嗚嗚嗚!」

  「……」

  另一廂,負責解陣的三人也各有狀況。

  解鎖不難,難的是要在滿天齊發的毒箭下閃躲亂竄的石牆,並依據變化後的陣行衝回集合點,慶幸的是,克里斯仗著天目血脈的優勢,加上一路走來還沒怎麼受過傷,闖起關來可說是得心應手,甚至比其他兩人還早回到集合點。

  諾蘭第二個回來,約翰最後。

  「唷,毀容啦?」克里斯瞧見約翰的臉上多出一道不小的傷,有些破壞那張俊雅迷人的臉,便幸災樂禍地說:「你的相好們肯定要哭了。」

  約翰笑了笑,將按住傷口的手帕換到左手,似刻意又似不經意地秀了下無名指的婚戒,輕聲說:「我的相好只有一個,你知道是誰。」

  「……」

  克里斯頓時怒火中燒,差點要衝過去按住對方揍一頓。

  「對錶。」諾蘭冷聲道。

  負責下一輪的是諾蘭與克里斯。

  克里斯只得壓下怒氣,抬錶對時,待按下計時紐後,就與諾蘭一同衝出去。雖然他從小就不是讀書的料,但好在方向感極佳,將地圖記個大概,就能臨場隨機應變。

  按下圖騰,毒箭再次「咻、咻、咻」射來,克里斯迅速一個翻滾,避開來勢洶洶的暗器,再用靈力架起一層護盾,就衝進箭雨中,在游移的石牆中穿梭逃竄。

  與之緊隨的,還有滾滾湧來的白霧。

  按照預定的陣形變化,前方會是一處交叉路口,轉過去,就恰好能避開毒箭的攻擊範圍。克里斯揪准了時機加速衝去,卻在將要切入轉角時,耳邊突然劃過一聲淒厲的慘叫。

  「阿克!」

  克里斯猛然一頓,下意識地轉身看去,因為那叫聲實在太過逼真慘烈,宛如一道巨雷,直直劈入心頭,教人有股跳脫空間的錯覺,好似他正置身在安慈與董司常所在的戰場上。

  然而,目光所及之處,只有一片白霧。

  「操!」克里斯立刻就反應過來。

  可惜,錯愕雖僅有一瞬,卻足以讓心魔趁隙而入。

  一隻慘白的手穿過白霧,狠狠沒入克里斯的胸口,往心臟一捏。

  「抓住了。」來人輕聲說道。

  克里斯痛得彎下身,抬眼瞪向出浮現眼前的人,只見「董司常」口吐鮮血,冉冉黑霧從空洞的眼眶冒出,蒼白的臉龐泛著一條條青筋,被無數條黑蛇纏繞侵蝕。

  「你……」他張嘴想說什麼,隨即又咬緊牙關,伸出一隻手掐上董司常。受過軍事訓練的手掌很大,孔武有力,輕易就握住對方的脖子,只要稍一出力,便能聽到骨頭斷裂的咖擦聲,但到要真正下手的那一刻,他又遲疑了。

  是幻象,這是幻象!

  克里斯不斷在心中告誡自己,卻隱隱聽見「轟隆隆」的聲響,彷彿又回到五年多前天降誅魔五雷的那一日,依稀間,他望見董司常身後還站著一個人,是一身焦黑的尤爾。

  「為什麼你們都沒發現?」尤爾滿佈魔霧的雙眼流下淚水,龜裂的皮膚滲出烏黑又濃稠的血,嗓音像被火燒過一樣,既沙啞又滿懷委屈地哽噎著:「我好痛。」

  「……」

  像要一鼓作氣地打倒他般,又一個滿身血痕的女人出現在身旁,剝開所有瘡疤。

  「克里斯。」薇安冰冷的手指觸上克里斯的臉龐,神色哀戚地低問:「為何要隱瞞我你的身份?我們明明不屬於同一個世界啊,你不該牽連我的。」

  這一刻,克里斯終於被反覆折磨多年的惡夢困住,記憶也再次被夢魘攪得一團混亂,渾身無法動彈,只能扭曲著面容,從喉頭發出乾啞的抽氣聲,似痛哭又似咆哮。

  他愛的人全都離開了,而他竟然還活著,為什麼?他又在這裡做什麼?

  迷茫間,克里斯聽見有人在叫喚他,並隨著由遠而近的「轟隆」磨擦聲越漸響亮,到最後,那人的聲音幾乎是充斥在整個腦海裡,並一而再、再而三地迴盪,直到另一道撕裂空氣的風聲自背後襲來,對方急切的呼喚才化作一束白光,在他的意識間徹底炸開。

  「啊——」哽在咽喉處的嘶吼聲,總算隨外洩的魔氣爆發,克里斯趁勢抓住這一絲空隙,奮力掙脫夢魘的束縛,一把撕碎眼前的所有幻象,頭頂上的陰影也急遽壓落。

  電光石火間,一條鞭子捲上克里斯的脖子,將他往後一拖。

  「砰!」

  石牆重重落下。

  與此同時,蘇他城裡的某人身形一頓。

  *  *  *  *

  「啊!」

  蔚仙猛地倒抽一口氣,整個人像石化般僵在原地。

  張瀚坤見狀,以為是發現什麼危險,連忙捏出一張符,「仙君?」

  蔚仙沒有回應,面具下的雙眼十分空洞,好似在發呆,半晌後,才恢復些許神彩。他不動聲色地輕吐口氣,像剛經歷過一場陣痛,有些無力地搖頭說:「沒什麼,走吧。」

  進入蘇他城的結界已有一段時間,所經之處皆是一片死寂,沒有半點生氣,濃烈的魔氣瀰漫,卻也不見半個魔物,這狀況他們半是早有所料,也半是大出所料。

  「那些魔都去哪了?」席利亞看著手中的偵測板,這儀器能偵測方圓百里內的能量源,綠色為活人,紅色為妖魔,藍色為鬼靈,灰色則是未開發靈智的生靈,然而他們走到現在,偵測板始終都只有代表他們的三個綠色光點,是真正意義上的連隻蟲子沒有。

  「去哪不是問題,問題是,暗隱主要他們來這裡的目的。」蔚仙說著,瞳孔就忽地放大,像戴了瞳孔放大片又黑又大,幾乎要看不到眼白,「死氣,只有濃濁的死氣。」

  「這裡的人定是被魔族屠殺殆盡了。」張瀚坤憤恨說完,就頓了下,回答先前的問題:「聽說他們聚集在此,是為了商討攻入天界之事?」

  蔚仙搖搖頭,卻是為前一句話,「這裡的死氣不一般,你想,就連妖魔消亡都尚有殘魂,何況是受天道偏愛的人類?但你們可見這裡有半點亡魂?」

  聽他這麼一說,張瀚坤和席利亞這才反應過來。

  相較於同樣遭到妖魔屠殺而遍地冤魂的其他地方,這裡確實「空」得不尋常。

  魔雖酷愛吞噬靈魂,卻也得事先簽訂契約或誘使對方甘願獻祭,而暗隱主安排百萬人聚在蘇他城,是從三年前開始策劃的,魔族臨時召開議會卻是突發狀況,總不可能他千辛萬苦準備這百萬生靈,只是為了投餵與會的大魔們吧?

  三人抱著滿腹疑惑,走到一個十字路口,一陣寒風吹來,捲起散在馬路上的零碎垃圾與落葉,掛在紅綠燈上的長條物隨之飄搖,在燈光的映照下,落出一晃又一晃的影子。一股說不出的腥騷味混在空氣中,讓人想起那些掛在陽台或院子裡等風乾的自制肉條。

  張瀚坤抬頭望去,對上一張平癱得有如被桿成麵皮的臉,不禁一愣,再順著那物的形體往下看去,發現在他們上方晃動的影子其實是一對垂軟的手臂,頓時就腦袋一空。只見手臂的主人十分乾癟,腰部以下被撕扯得參差不齊,卻沒有流出一滴血,就像掛在這吹風的只是一具被抽乾了內臟、血液、水分、骨架的皮囊。

  「嘔唔!」他立刻撇過頭,意識到那腥臭的肉干味是什麼,臉色難看得要命。

  席利亞淡定瞥了眼屍體,說:「幹這一行跟你們平時幫人驅鬼祈福不同,會看到各式各樣悽慘的死狀,你現在就像剛畢業就接下重大兇殺案的小警察一樣,還不習慣很正常,原本我們都會給新人一段適應期循序漸進,可惜你加入的時機不好。」

  張瀚坤搖了搖頭想回應,但一開口就又是一嘔,只得咬緊牙關,待嘔欲稍退後,便逼自己再多看幾眼屍體,才青白著臉移開目光,艱難地說:「我……能適應的。」

  家逢巨變,胞弟又生死不明,他身為兄長卻始終愛莫能助,此刻人界旦夕禍福,他再不逼自己盡快強大起來,就算僥倖苟延殘喘,也會終身活在悔恨之中。

  席利亞訝異地挑了下眉,想起哈尼醬剛入隊時,初次看到死人就不爭氣地暈倒,醒後還狂吐三天三夜,次次都又暈又吐,磨了四、五個月才勉強適應,如今,她見這兄弟倆如此天差地遠,心中就升起幾分讚賞之情,便輕拍張瀚坤的背幫忙順氣,神情難得柔和。

  張瀚坤對她點頭道謝,視線相交間,似乎有什麼悄然而生,消融了眉間的鬱色。

  「……」

  蔚仙默默望著這對狗男女,忍不住戲精上身地摸了摸胸口,感覺今天可以很文藝——唉,這種只能吃別家狗糧羨慕嫉妒恨的日子何時能了喔?來埋花瓣悼念一下憂桑的玻璃心吧。

  忽然,一種奇怪的感覺浮上心頭,好似有一雙眼在暗中窺視著他們。

  蔚仙神情一凜,揮了揮袖袍,就多出一把通體漆黑的法杖,淡金色的靈紋於杖身若隱若現。他催動靈視,望向右側的街道,沈聲交代:「記住你們這一趟的目的,切勿逞強。」

  「是。」

  寒風越發冷俊,他們一步步地深入,視野越漸灰暗,發現的屍體殘骸也越來越多,盡是慘不忍睹的死狀,可見這些人是在怎樣的凌虐下被活生生殺害。張瀚坤也從最初的難受漸漸變得麻木,目光卻更加堅定了。

  身邊開始漫起淡薄的灰霧,模糊了眼前的景象,蔚仙感應到的死氣越加濁劣。

  他們穿過一條馬路,來到一處與這樸實小城較為格格不入的地段,精心雕琢的景觀雖然在魔氣沾染下變得黯淡失色,卻仍帶著新建材獨有的氣息,似乎是新開發的社區。

  這時,偵測板出現一個紅色光點,就在附近。

  「來了!」

  ☆ ☆ ☆   ☆ ☆ ☆   ☆ ☆ ☆

  【小劇場:職場の心靈G湯 Part 1】

  Q1:該如何與有宿仇的同僚共事?

  約翰:關愛智障,友愛低等生物。

  克叔:……

  Q2:該如何與同事培養感情?

  艾娃:約炮。

  克叔:……

  Q3:該如何籠絡員工的心?

  安慈:用分靈上他的身,並害死他老婆。

  克叔:……

  Q4:該如何應付敵對公司的員工並保持表面的友好?

  克叔:捅他。

  諾蘭:下蠱。

  Q5:該如何快速拉攏客戶並維持良好的業績?

  約翰:無差別散播病毒。

  ☆ ☆ ☆   ☆ ☆ ☆   ☆ ☆ ☆

  後記:

  熊熊發現這是一部靈異版的職場生態錄啊!(X

  這一篇埋了不少克董的伏筆~AwA

  下一篇,蔚仙V.S.安慈,情敵正式碰面啦~XD

  【下篇預告】《落入魔手》: 字數約八千多字,禮拜五發。

  ★【靈能偵察系列】

  第一部:在結束時開始

  第二部:渡入魔途

  第三部:暗境亚博pt游戏

  歡迎追蹤>////<

  微博:http://weibo.com/meowbark47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04.15.2019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