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七章 牧珆
作者:南佬      更新:2018-10-15 00:03      字数:2083
  同夜,朝歌之內是安寧,小燭照亮一室,不時有翻白絹布摩蹭的唏囌聲,小毫時點硃砂靛墨,更偶爾在絹封處上蠟蓋上玉璽小章,擱小金章旁,是帝辛還沒吃的晚膳。元喜站在一旁也不知道喊了幾聲大王吃飯,拿進拿出的熱著,帝辛仍是過了戌時才取湯勺勺了幾口飯吃。

  「這什麼傅一滕,寡人瞅著他的白絹就全身疼!」

  憤憤地勺了口飯,在嘴裡巴渣巴渣的咬,還拿著湯匙指著白絹,邊指飯勺上的飯粒就滴得到處都是,元喜拿著帕巾在飯勺下盛著,哎唷唷的勸大王什麼吃飯不生氣,生氣不吃飯。帝辛聽了,一把就把湯勺扔進碗裡,起身背對他,看起來真的是讓那傅一滕氣得不輕。

  「……你說說,百姓養狗吃人肉,再拐個彎吃狗,這不是大事嗎!他竟然給寡人一句什麼百姓無知,不懂農務,不知朝歌大人們的苦心,讓寡人不要和愚民計較!愚民!傅一滕蠢的連愚民都不如!」

  他推行新政就是讓地方大臣教導百姓耕種,可是!可是!朝中盡是傅一滕這種倚老賣老的老臣,懶得教,就拐個彎寫張白絹告訴他,他的新政無用,不推也罷,正反百姓也學不會!笑話!百姓都會拔毛殺狗了,還不會播種種稻嗎?

  「蠢貨!全都是蠢貨!你說寡人怎麼就養了這些蠢貨!」

  長腿一伸一旁木雕的小凳子又滾滾滾滾過元喜腳邊,元喜彎身拾起板凳,哎唷唷的斟茶伺候大王,倒也不敢多說什麼。奴才第一守則,主子正在氣頭上,千萬別出聲,沒人附和,主子就會冷靜些。

  「……哼!氣死寡人,走走走,咱們出去走走。」

  「這時候?」

  「就是這時候!」

  「那晚膳呢?」

  「氣都氣飽了還吃什麼!」

  腳步跨過玫瑰紅岩砌的拱門,元喜拎了椅子上的靛藍色繡了半張白騶虞臉的深衣跟出門外,在門前朝禁衛牧珆使了個眼色。牧珆有默契的雙指一撥,領了一行人隨行,可離開前聽見房裡有嚓嚓的摩擦聲音,探望兩眼又是什麼都沒有,這才跟上皇上腳步。

  帝辛走過了花苑,腳步駐停在結冰的湖面前,望那一池潔白印月,神色才逐漸緩了下來。大商朝腐敗,舊臣為了鞏固勢力,不顧百姓死活,任他大商朝一日日衰敗,現在他這個皇上就連一個和他說真話、聊聊統御之術的人都沒有,上的白絹全都是廢話連篇,毫無建樹!

  「快快!包圍三央院!」

  沉思讓宮人們尖銳的嗓音打斷,帝辛讓元喜去探探發生什麼事,元喜踩著碎步繞了一圈後回稟,說是無秦沒回三央院。

  「……宮人說無秦偷懶沒做事,出院子後變不見蹤影。」

  這話分明就是推託之詞,宮人們壓根兒就管不住盤蟒,現在不見蹤影了,就將罪責都怪在盤蟒身上。元喜瞅了皇上的臉色,腦子一瞬轉了一圈,皇上早知道解靈玉鎖不住盤蟒,卻還是領他入宮,必有其用意,現在一昧偏向宮人,怕是自己也會惹火上身,趕緊又補了一句。

  「大王,那隻盤蟒解靈玉鎖不住,著實是不好控制,不過朝歌城四周有玄靈結境,盤蟒怕是還在宮裡頭。」

  他語調溫和,一如盤蟒不見不是什麼大事一樣,清清淡淡的。這話當是說對了,就見帝辛微微勾著嘴角伸手接過一片剛落下的雪片,雪片在手裡好一會兒才融成水,鳳眸往三央院瞅去,燈火通明,時有妖物被驚擾的哀喊聲。

  「寡人都鎖不了的靈獸,這些宮人還嚷著要抓,元喜啊,咱們也去三央院,看看笑話吧。」

  未坐皇鑾大轎,帝辛當作散心,踩著石砌的磚地走過高牆,直往三重門。拐彎,見了三央院的大門,門上的大中小門。

  大門為尊,給人走的,中門、小門……盯著小門,臉色沉了下來。他以前看著覺得沒什麼,今日,瞅著這三道門,就是討厭加礙眼—

  「這門拆了。以後全都用和內門一樣的規格。」

  「咦?是。」

  元喜也是錯愕,硬是呆愣好一會兒才交代人去辦。回頭趕緊跟上腳步,擠眉弄眼的問問牧珆能不能揣揣皇上在想什麼,牧珆是皇上小時候的書僮和武伴,普亚博pt游戏平台來說,他元喜要是不懂皇上,牧珆一定懂,牧珆要是不懂,那就沒人懂。

  牧珆長得是玉樹臨風,穿起禁衛的威猛武裝也藏不住他一身斯文氣質,板著一張冷臉,沒理會元喜的擠眉弄眼,他就當看不懂這老人家想說什麼,早皇上一步入門,一樣帥氣的雙指一揮,讓手下先捂住那些太過恭敬的宮人的嘴,以免打草驚蛇。他這麼一捂,元喜就懂了,他不著痕跡的領路。

  「大王,這邊。」

  帝辛瞟他一眼:「你又知道寡人想去哪?」

  「奴才不才,不敢揣測聖心,奴才單單是想領主子看看三央院平日是怎麼過日子的。」

  這一路不讓人通報,入院子更不讓宮人叩拜喊嚷,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大王想看看三央院平常怎麼過日子。只是,單是想看三央院?元喜見皇上隨他走,心裡了然。

  說巧也不巧,在他們走向南門時,聽見一聲潑水聲,而後聽見一聲聽著像撒嬌,實際上就是賤巴巴的嗓調飄出紅拱門外—

  「……哎呀,大人,奴才笨拙,一不小心摔了個狗吃屎,將洗腳水都潑向您……」

  帝辛聞聲,嘴角勾起一抹饒有興致的笑容,這隻狐狸怎麼到了宮裏性子還是這般不怕死。藏身在紅拱門後頭偷瞅兩眼,眼瞳逐漸睜大,劍眉擠壓眉心壓出兩痕皺紋—

  在宮外,他管不住,那還情有可原。怎麼連在宮裡,都有這般荒唐事!

  手掌攥拳,攥得緊,緊得發抖,怒氣全寫臉上。悶著聲,不發一語,掉頭就走。牧珆推推元喜,臉上才有一絲嚴肅。

  「皇上的意思是我處理就好。元喜大人,您趕緊去,免得也沾上這事。」

  元喜瞅了兩眼內院裡的事,恍然大悟,作揖道謝後便趕緊回頭追主子去。

  哎唷唷,這些宮人!

  都做了什麼混帳事!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推薦收藏。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