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二十六章 搬桌子
作者:南佬      更新:2018-10-11 21:02      字数:3090
  謝主恩難得出三央院,怎麼看都稀奇,這個大商朝與神妖共處之下,處處有神靈、妖法之氣,沿途氣勢滂礡的大橋大路不說,令他驚艷的是天頂和底上的燭火都罩著一層五顏六色靈幻的玄法,燭火隨天色而亮,無需加油火換蠟燭。

  還有就是在路旁那一顆顆如鵝卵雞蛋般大小的熱地石,下雪天或是在結霜的地上鋪著熱地石,一方之地便會融雪融冰,走路也就不怕滑跤,他曾想著用這石子熱水,卻讓無花笑他蠢,說熱地石,顧名思義就是熱、地,放水裡有什用呢。

  也不能怪他,因為這種石子他也是進宮後才見過。偷撿了兩顆熱地石,很是燙手,他趕緊用布包著,偷閒瞅了兩眼。一小顆黑美美的,外表如蛋殼滑溜,仔細看石子上有千萬萬個小孔,風一吹,石子就會隨空氣流動而發熱,原理有點像是現代暖暖包裏頭的鐵磁砂一樣。

  「小斑,收著,暖和些。」

  一顆偷偷藏在小斑的肚子上,另一顆就扔給了頻頻打呵欠的無秦手上,這個無秦恁是沒用,天一冷就想睡。無秦帥氣的單手一接,他毫不避諱的舉動,宮人斥喊了一聲,才發現是惹不得的無秦,聲調尷尬的緩了下。

  「咳……無無無秦,您怎麼了?」

  緊張下還用了您字,無秦漫不經心的又打了個呵欠,順手將包布的石頭握在手心裡攥了攥後放在肚皮上,暖意竄上心窩,他美豔的臉龐才露出一絲絲笑意。

  「沒事~」

  沒事就是萬幸了,宮人讓他笑得頭皮發麻,沒再發話轉身繼續前行。前行領隊的還有孫福,孫福表面上看起來沒說敢說什麼,等過了大殿正門,他們朗聲派遣工作,說是一室一組人,分工合作。

  「……玄亦那房的掃……後方閒置的後大殿,至於無秦……爾乃單一一房,本本本官派你去……」

  無秦放肆的打了個大哈欠:「我自個兒找事做。不會給您~添~亂~」瞅著就是想爬上大樑上貪個好眠。

  孫福吞了口害怕恐懼的口沫,只要不添亂,他管他做不做事,自然是點頭如搗蒜。回頭領著玄亦這一房的人,走入後大殿,邊走身後的小宮人就上前說了兩句。

  「孫大人,無秦不在了。那麼咱們可要教訓教訓無恩?」

  小眼珠子一轉溜,右瞅一眼說話的小宮人子音,左瞟兩眼跟行的卻不說話的小宮人子桑,心思似乎轉了一大圈,像是在琢磨什麼後用中指彈了小宮人額頭兩下。

  「元齊大人交代的事,能不辦好嗎。自然是得好好教訓他一番。」

  他說了這句話後,左邊的小宮人才敢回話,眼色也透露著心思。孫福回頭繼續領路,面色沉凝。在宮裡是個人吃人的地方,主子斷定不會信奴才,奴才也不能全相信主子,就像現在身後這兩個子字宮人,都是元齊派來監管他的,就怕誰背叛他。

  腳步越過大殿,直往後院走去,相距八百呎處就是後大殿。後大殿和前堂大殿差不多大,平日裡也是有人打掃,不過,近年來為了節省開支,祭典宴席辦得少,以至於後大殿前後堆滿平日不用的桌椅和燭台,雖然不是佈滿塵污的髒亂,苦力活卻是免不了。

  「孫公公,這兒只派他們一房人掃?」

  這是拿鑰匙開鎖的元祥公公,開了門還鼻口,提袖揮揮揚起的飛塵。元祥年邁已有七十,基本上已經是個不管事的公公,只是這以往掃大殿至少要五房人細細清掃才夠,他就是瞅著孫福單領一房人來,就怕孫福搞砸了祭典大事。孫福見了他臉色和善許多,恭恭敬敬的作揖。

  「這一房有隻不得了的乙祥瑞,一人抵十人,定能準備得妥妥當當。」

  字字針對謝主恩,謝主恩在後頭白他一眼,心裡頭多有不屑,但他有些意外,意外這個神經病孫福對老人家還有幾分尊重和禮儀,見他要離開,還列隊躬身送他離去。

  「好啦。這兒就是你們要清理的地方。記著這兒可是下個月十五祭典的宴席會場,你們得擦得一塵不染,連天頂咱都會檢查。」

  無鳴擰著眉頭,驚喊:「這麼大一個地方!」

  「你們不是有他嗎?他不是挺行的。還能使喚靈獸呢。」

  孫福嘴角咧出惡笑,就是那副小人得志的臉色。謝主恩怎麼可能忍氣吞聲,揚聲就喊。

  「是呢。都忘了要喊靈獸來幫忙。無秦、無秦、無……」

  啪—

  「誰准你出聲了!」

  打謝主恩的不是孫福,而是剛剛左側那位子桑,子桑的臉狠勁十足,這一掌打得謝主恩摔趴在地上眼冒金星,才站起身。孫福小眼珠子轉了一圈便往前踏了一步,又上前甩了謝主恩一巴掌。

  「放肆!本官在賞你一掌,讓你記著規矩!」

  還要再下手,這一巴掌卻打玄亦臉上,打得他身子一偏也跟著摔趴在地上,趕緊起身跪在地上,纖弱無力的手攥著孫福的黑靴跟。

  「孫福大人,奴才們知錯了。回頭奴才定好好管教。」

  孫福多瞅了玄亦兩眼,伸手欲扣著玄亦的下巴探看那讓他打腫的臉,卻讓玄亦不著痕跡地躬身閃過他的手。孫福臉色一沉,兩手撫袖。

  「哼。明兒個,本官不想再看見外頭的桌椅。趕緊幹活去。」

  轉身時又偷偷得趁沒人注意時扔了一瓶玉瓶給玄亦,而後才邁步離開。他一走,無鳴就慘叫了,直說外頭那些東西他們要怎麼搬,不怨天不怨地,但他的眼珠子就是惡狠狠的瞪像謝主恩。謝主恩才懶得管他,彎身朝玄亦伸手,將他扶起來。

  「這什麼?」

  玄亦手轉著玉瓶,斂下眼:「化瘀藥油。他老是偷給這些東西……」

  「打了人還給藥!有病嗎他!」

  玄亦將藥油倒手掌心,雙指抹藥後為謝主恩塗塗被打紅的臉,謝主恩閃了下問他不會是毒吧。玄亦沒好氣的直接塗在自己臉上,笑他一句膽小。

  「我臉爛了嗎?真是,這般愛護你的皮相?」

  謝主恩仰臉,讓他也為自己抹兩下:「我長得好看唄。不愛惜點怎麼行。」

  「其實……孫福本性是善良的。那是他運氣不好,讓分到元齊底下。元齊生性偏激扭曲,老是逮了機會毒打我們天人一頓。他也不是一開始就跟著元齊苦待咱們的……」

  謝主恩應該要罵醒玄亦才是,再罵他的蠢和迂腐,可是想想,他以前也蠢過,在蠢的那當會兒,也是真心的付出。後悔嗎?不會,他不後悔為那個爛男人付出一切,真的不後悔,因為要真是後悔了,那他無辜死去的阿恆又算什麼。

  抬手拉拉筋骨,他推開大殿後的木門,門一開隨著風又是一抹飛塵飄入門,提袖扇了扇卻發現地上有兩對腳印,一前一後的,還是新鮮的腳印,探頭朝外探了探卻不見人影。這個宮裡太詭異了,彷彿隨時都有人在監看自己,恁不自由。

  「無恩先把這兒的桌子抬進來放。」

  「哎!要幾張。」

  「我算算,這兒是妃嬪座席,要二十二張。」

  謝主恩轉身小跑向玄亦,雙手誇張的比著二、二,睜大眼:「皇上一人娶二十二個!哇!一個月他輪著也只休息八天。還不被榨乾嗎他!」

  玄亦眼神斥訓他一眼:「不可胡說。皇上還沒娶正妻,這些都是進貢來的妃嬪。」

  「說得倒好聽。」

  謝主恩很不以為然,回頭一人就抬起十公斤重的大桌子,邊抬邊嘀咕:「沒娶正妻。呿。沒娶就該守身如玉才是。色胚。」

  回頭又朝著玄亦說一句色胚最沒腦,讓人吹吹耳邊風,就胡作非為了。玄亦不敢多說,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後便讓他好好做事。反倒是不遠處,殿外的牆角,帝辛揉揉充血發硬的後頸,指著自己又指著裡頭那頭放肆的狐狸,瞪向元喜,就是逼他、質問他說自己是不是色胚。南佬原創元喜慌張的搖搖頭,而後又跟著氣噗噗的主子走回書殿。

  「寡人本想多派些人來幫幫他。你瞅瞅他什麼態度。」

  元喜一愣:「咦?大王您何時說要多派……」

  他話一說如同火上加油,瞅著就是帝辛自己自作多情了。

  「沒說!都沒說!正反他一人就能搬一張桌子!」

  踏著憤憤地腳步走回書房,帝辛踹了書桌一腳後又盯著桌子瞅了好一下,猛地捲起袖子,提氣搬大案桌。

  只見大案桌—

  動了下,就沒動了。

  元喜欲笑不能,抿緊偷笑的嘴角,趕忙的上前:「皇上,他們搬的那是吃飯用的小桌,您這張是楠木大桌,要比那小桌沉上許多。要不……」

  大王既然上心,那他就順水推舟推一把。

  「要不明日,我讓無恩獨自搬這張大桌,供您祭典時用?」

  「嘖。他一人怎……」

  本想說那隻狐狸還比他瘦弱,怎麼搬得動,可回頭一想,讓他近來書殿裡供他撒氣也好。

  「准了。哎哎,讓他明天幹完活再來,我看他還搬不搬得動!」

  元喜躬身眼底滑過一瞬心思,大王就是這點令他摸不透,看著上心卻又恁是欺負無恩。

  「奴才知道了。」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推薦。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