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十五章 大商皇帝
作者:南佬      更新:2018-10-09 23:17      字数:2566
獅首虎身的騶虞金色雕像盤坐於大座兩側,獅口獠牙咬含一顆夜明玉珠,順九段雲梯而下,地有龍鳳祥燈,其盤爪各抓一顆夜明珠,微光朝天與天頂木樑之上倒蓋蓮花燭台相合,恰有其玄靈精妙之道。

  華麗富貴的燈火印照之下,周昌面色沉寧,掐了時辰讓人追姬發去,一來一回也過了一夜,得到的卻是「恕孩兒懦弱,無能當職,自此離家,待孩兒有所成就,再回周莊以報爹親養育之恩」,這種大不敬大不孝的回覆。

  「大王!」

  幾乎是當機立斷,周昌跪地痛哭,泣訴是他無能養出不負責任的孩子,再泣姬發狠心,怎麼就這麼離開。

  「……大王……我周昌……嗚……這……姬發這孩子生性懦弱,要是出什麼事那、那……臣要怎麼對得起他過世的娘親。」

  避重就輕的話說的是姬發狠心離家,絕口不提姬發大膽罷官,拒絕面見聖上。帝辛單手撐額,另一手還在翻閱姬發幫著編冊的守藏史,可惜了,真的可惜了,姬發編輯的守藏史要比周昌的大兒子伯邑考編得精闢詳細,只是姬發就這麼頭也不回的離宮,這種人抓回來也留不住。

  「…… 寡人這大商記事還真少不了你們周府。」

  他清楚周昌現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是演給他看,可當皇上的無奈,臣子演戲還得跑龍套配合演。

  「寡人想……周昌啊,伯邑考也是出色,就讓他接替姬發的位置繼續擔任編輯守藏史的大任。你呢,就好好的、安心的尋姬發。找著他後,他若是肯回宮那是再好不過。倘若是不願,那也無妨。想著我大商下有這等才子,寡人甚是欣慰。」

  「臣。叩謝皇恩!」

  「退下吧。」

  窗外已是翻魚肚白的白日天,大殿上燭影裊裊飄飄,周昌安然退下,元喜自然是鬆了口氣,要不他領人領的人都跑了,那還不吃鞭子。百般討好諂媚的奉茶,蓮花指將大王平日最愛吃的糕點推至他眼前,沒想見卻換來帝辛狠狠一瞪,手捏著糕就朝他臉上扔去。

  「讓你領了個人,你還領著他晃過三央院!」

  恁是幼稚的捏碎糕點後用裡頭的松子粒一粒粒的朝元喜的額頭扔去,擺明的就是朝他撒氣。

  「在裡頭悠晃了半個時辰,晃出院子,那隻無歸、就、跑、了!搞什麼東西!」

  元喜擰著沒幾根毛的淡眉,額頭仰得高高讓大王扔,可憐巴巴的賠不是。

  「……奴才攔不住他,那姬發大人是隻鳥,飛得可快了,他要進三央院就進,要飛出宮就飛,奴才跟也跟不上。」

  「他進三央院做什?找那誰去了?」

  這話聽著就有問題,好在他機靈,就抓了幾個字斷章取義、避重就輕的說兩句。

  「大王英明,姬發大人確實入三央院找妖去了。」

  簡潔扼要的說重點,也就說了這句。帝辛還等著他多說點,可元喜看起來就像是說完了一樣,撫袖擦擦桌子什麼的,已經沒打算再開口。

  「咳。」

  元喜聽見咳嗽聲,趕緊又斟了杯茶,雙手奉上,好生侍奉。帝辛搶了銅茶杯,吐了口悶氣,一口乾了熱茶,茶水燙口,他手一顫狼狽的打翻茶杯,他也不是真想問出什麼,可……哎!煩心、鬧心、梗得他心塞塞塞塞!元喜趕緊上前為他擦拭,拿著帕巾哎喲哎喲的問他是否燙傷。

  「好在是在這般冷天,茶水涼得快,否則要真是燙傷龍體,那就是奴才的罪過。」

  老練的翻過帕巾,元喜還真的沒注意到帝辛的臉色,自顧自地彎身拾起落地的銅茶杯,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和大王話家常。

  「說起冷天啊,奴才今日入三央院見著無恩,啊,大王應當還記得無恩吧,就是前些日子大王領回來的狐狸精。」

  帝辛冷冷淡淡的嗯一聲,看著是不怎麼在意,卻又多問一句:「他怎麼了?」

  「他啊,其實也都是下人們的事,大王聽著也是煩,不說也罷。」

  「正反現在也沒事,寡人問,你就回吧。」

  元喜偷偷瞟了他兩眼,有意探視大王的心思,卻是什麼也瞅不出來,回頭伸手便為帝辛按按腿肚,揉揉筋穴。仔細地說了昨日下午孫福欺負謝主恩,讓盤蟒教訓一頓的事。

  「宮人欺負祥瑞、乙祥瑞也是常事,只是這孫福掐著機會就……奴才也就是看著這般冷天,那無恩被踢翻的衣裳又得重洗,就想起奴才以前當小奴隸的時候。」

  話說得真心真切,充滿滄桑的眼色放遠,似乎回憶起以前苦哈哈的日子。他元喜本來是個蠻族王子,戰敗成了俘虜,輾轉被賣入大商,遭人背叛陷害成了宮人,進宮後從一個一無所有的子字宮人當起,還真的是什麼苦都吃過。

  「哎,下雪天洗衣裳那是苦之又苦的活啊。」

  不過,吃苦他倒是不怕,更何況,現在的他是一人之下,萬萬人都想巴著他沾些便宜利益,合該也算半個萬人之上。若不是礙於宮人身份無法復仇,他早就親手挖了比干的心。

  哎,現在他仍然在找,找一個能抓住皇上心思的主子,吹吹耳邊風,殺了那可惡之人。瑄妃害了華妃小產怕是不再得寵了,上回剛入宮的秀女嘴笨又死心踏地,成不了氣候,算來算去,這隻大王領回來的狐狸,還比那秀女機會大得多。只是—

  眼神瞟向大王,大王這番不冷不熱的神情,聽見狐狸精受苦又沒特別的指示,看來也是無望。

  帝辛指頭點點頸背處讓元喜多加點力道按揉,掐著時間小憩一會兒。但他也沒真睡,就是闔眼休息。心裡轉著的是他領著那隻狐狸進宮,本該是恩賜,讓他有個地方住,還有活可做,更有銀奉可拿,卻沒想到他入宮反倒過著苦日子。心裡頭是有那麼一點不安,可回頭一想,他過得苦與他何干,倘若真待不下去,就來求求他吧,他心情一好,指不定就再賞他一回—

  噹噹噹—

  大殿外鑼聲敲響三聲,那是大殿外正中大門要開啟前的聲響南佬原創,是提醒門外下人該列好隊伍進大殿整理的警示聲。帝辛聞聲緩緩的睜眼,而後雙手攥了攥手把上的龍珠才起身,伸伸筋骨,踩著龍靴一步步站在大殿之中,居高臨下的朝外頭望去。他記得曾下指令,讓三央院的下人都來請掃內院—

  那頭銀髮如今紮了整齊的髮髻,那雙古靈精怪的眼眸傻不愣呆的東瞅西瞅,怕是讓他大商朝的金碧輝煌給嚇傻了吧。才這麼想,就見那隻狡黠的狐狸偷偷取了一顆放在地上防止結霜的熱地石,用帕巾小心翼翼地包好後,給了身旁的小不點。

  「元喜,怎麼會有那麼小的奴才?」

  「回大王,那是無玉,就是那隻小豹子精。」

  小斑?臉色一沉,他猛地想起謝主恩那張失去大斑欲哭無淚的悲傷神情。是了,這隻狐狸當他是是個會斬神殺妖暴君。帝辛走回桌前,執筆沾墨,而後在一竹片上書寫諭令。

  「元喜,傳一道密令。讓安國公比干為寡人尋一隻豹子精。」

  聽見比干二字,元喜全身一震,回神後趕緊應聲,接過密令後忍著心頭恨意走出大殿。帝辛自然不懂他的心思,坐在大座上,遙望那遠得不能再遠的銀髮小點。

  他偏要找回大斑,無論死活,他都要告訴那隻放肆無禮的狐狸,他帝辛是大商皇帝,是遵從大商朝祖先諭令的大商皇帝,說了不會錯殺神妖就是不殺,容不得他一隻小小狐狸精質疑半分。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推薦追文。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