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下7——渊深燚炽·2
作者:妙颂九方01      更新:2019-07-06 12:58      字数:3837
  38—百金孰重·一诺匪轻

  (一)

  谢蔚苏醒之初睁眼四顾,尚觉朦胧不清,周遭体感很阴凉,躯壳仿佛被放在透明盒子里。他以为自己是躺在棺材里,就试着动手敲盒子壁板。很快就有沈赫筠出现在视线中,眉眼清晰悦目,表情由衷欣喜,连托捧他手臂的触感也是温软的,以惯用的昵称安慰:你累了,安心再睡会儿,筠哥会一直在此守着。

  然而宁静朦胧营造的睡眠很快就被喧嚣冲碎,意识清醒后很快就捕捉道室内的争辩声音。方言口音掺杂着明显的强硬态度,任谁都能听得出是有目的而来且是所负任务意义重大;还偏要把自己粉饰成拜会探病的和蔼目的,愈发显得滑稽不知所云。

  来访者之一总在磨烦续道,声称自己是代表上级首长‘以最大诚恳’来表示歉意诚意关怀的;实在是因交接疏失而导致成眼前重大错误结果,首长指示一定会给予最好的治疗养护。另位访者明显是唱白脸的,口气高高在上地‘建议’,事已至此抽身返回的路已经没有了,家属还是要劝他服从大局,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要劝说病人珍惜组织上的信任器重···。

  沈赫筠的音色异常清亮容易辨识:“又不是封建时代的小家碧玉,被恶棍流氓看脸摸手了就视作失节,便就此顺从就范。若以为对外散播过假消息,我就能容许你们将我小弟带走,就只能顺从按照你们画好的轨迹走,那我正告你们,白日做梦。滚出去!”

  能令沈赫筠口出恶言怒焰相向的情形实在不多,谢蔚不想让自己所余不多的亲人被过多卷入麻烦,于是他借着沈赫筠撑扶,指着那两人努力发声:“你们出去,找能说人话的人来。”

  其后病房里归复了很长一段宁静,雪洞般灿白的病房中静寂得落针可闻,唯有阳光借由枝叶和风肆无忌惮地的喧嚣着活力。

  医护人员往来照看换药几乎都是无声的;沈赫筠仍然温暖触碰的安慰他,医护人员和病房都换了。直至能够下地缓慢活动,探望对话才重新开始,并尤为诚恳邀请沈赫筠作为家属列席参与。

  这次对话人换为萧正,言路话题也不是张嘴就先喊口号‘顺应需要响应特招’,而是用投影仪给沈谢放映了最新军科情势内参片。看片之后,萧正代表上级向谢蔚表示郑重诚挚的歉意和慰问;同时阐明全权代表上级明确做出双向承诺,甚至可以落实为书面担保形式。

  诚如录像中呈现事件所鲜明展现的,国境线周遭风云征候诡谲,局势紧迫绝非危言耸听。骤发挑衅与蓄谋运作的情形此起彼伏,永远是国防战线人士头上的悬顶之剑,不容半点松懈。

  录像记载恶性争端事件发生在不久前,令举国愤慨疾呼屈辱。更惊心动魄者则出在阳历年初;某重大国工技术开发课题刚告以阶段性完成,该工程数项支柱性技术机密便遭到泄露,其中就包括核心性金属技术参数。

  技术行业范畴的泄密,再如何淡化为司空见惯现象,一旦换成国工标识,就必然面临见血封喉的死局。因为年初发生的重大泄密责任事件充分暴露出研发体系单轨进制的脆弱性,和多语系驾驭与数据整合存在断档空间的致命性。主要负责人刻意掩盖隐瞒实情,也被迫意识到对于课题领军人角色的拣选任用,必须是专业技术和语言功力兼而优秀者,才能保证课题技术的绝密性专业性。

  廖某人行事作风粗暴极端、方法卑劣,是无法回避的不争事实。他们没能在短期内物色到合适人选,又经居心叵测者挑唆搅动,导致困顿交迫一再发酵,直至造成这等低劣不堪的恶果,将谢蔚搁置在不生不死、不明不暗、不上不下、不留不去的尴尬境地。

  言之最终,萧正表示他以人格党龄担保,抉择决定权完全交给谢蔚。假如谢蔚还能以大义为先,领军参加研发工作,那么关于待遇、技术人员抽调等,任何有助于支持工作的意向要求都可以提,也都会给予全力满足。研发及脱秘期到期时,无论成果层次如何,都无条件送谢蔚回到原生活工作环境,并继续兑现所有已承诺的待遇要求。反之,谢蔚无论因何种原由仍旧谢绝特招,上级领导同样给予完全尊重,并足够完整稳妥的做好善后工作。

  至于课题研发也只能像数年前处置之法——全部下线,待另外选拔物色到绝对合适的团队再重新开始。

  谢蔚经医护人员照顾着检查服药后,语速缓慢坦白道:“萧老能给予晚辈襟怀坦白、诚恳相待,晚辈自当回以开诚布公。初始谢绝特招时,我对代表廖建嵊来谈话的高秘书如实阐明过原由。首先是顾虑学术门内人丁单薄;其次是考量即将在江下、南疆两地由飞腾牵头推出的经济联合经营体,是关乎于大众民生的事情。相较之下我还是决定侧重脚踏实地服务于民用金属项。

  踏足仕途者谁不考量前程发展?纯粹专注于特招,与我个人固然是最快成就捷径;但是从私利角度原因而言,我绝难迈过‘家仇未报’这道关;可这从根本上与袭传家学教化背道而驰。因此经慎重考虑后我明确给予答复,感谢上级信任,但不能考虑应招。若说另有情由也是因看出偏激者的劣态,一旦发作癫狂可以不计后果,故而否掉合作搭档的邀请。”

  沈赫筠搓揉着一枚翅膀样式的玉把件,终于打破原有的静听姿态,直白也尖刻地探问道:“我冒昧问个外行问题,若前批次资料发生错漏,那么由原研发成员将旧案子重做,无非多打几处补丁而已。然就方才听闻推测,竟是到了全部换人的程度。何至于如此?”

  在学术界普遍奉行为人施教的信条是——贫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亚博pt游戏平台。从课题研究到实际使用的过程不会以个人意志为准;不要说是达到级别境界的学术首座人士,就是学科中小成段位的佼佼者,也不情愿再帮别人做修补差使。毕竟做得再好成绩都是人家的,做得不好则可能将所有罪责背上身,实在得不偿失。

  谢蔚对上萧正的视线未久,心间便恍然澄澈,那笑不达眼底的表情中颇多玩味;看似把回答权利甩给他,实际却有一石数鸟目的。既是问华北金研门领军少帅的德操胆识、眼光能力,也是试探他是否会借因受伤抢救致头脑受损,而虚与委蛇挟私作恶。萧正显然已攥住后一问题的部分答案,却有意凭此来考量指问人心。难怪在几年前这位老爷子就已明确提示过谢蔚,君子难免遭欺方之困。

  萧正将自己的手盖在谢蔚手背上,笑容终于融化一些:“我以党龄人格担保并承诺,选择权完全交给你。你可以事论事,也可以缄口不言。”

  谢蔚垂目思索半晌,方才以缓慢节奏的念白说道:“以雕虫伎俩聊作应付,固然能收到明显效果,但如是结果绝难久长,下一次发作时的恶果就是裂变性的崩盘局面。如此为之,我将来有何颜面立足于金研门内,又有何颜面见泉下父兄。

  若我所料不差,遭到泄露数据不仅是成型的演算结论,更是包括有团队主持人员已形成固定模式的运算思维体系,而单轨性进势运算体系的整个链条都很脆弱,最致命处就是一旦被凭空拎起,分分钟就化为乌有。因此廖建嵊直接找到我,是要让我为他重建整套研发演算体系。就此而论罪此人该死;即便萧老有心为其寻求从轻量刑之策,我也只能如实相告,廖建嵊罪无可恕。”

  【单轨或双轨制进势体系是模糊性概念,通俗解释就是以冲击研发课题成果为最主要目标,随时干也随时修补。在快速前进冲刺过程中任何环节发生截断,后备队员都能尽快跟进、接续修复;可一旦被拎在半空瞬间就彻底死透。

  拎在半空——是假设处在盗取源头者与研发破解团队属一师同门,属学派中青出于蓝者,甚至就是该门系导师学宗,对门内每个人年久形成的演算思路习惯已了如指掌;那么处在关内的研发团队,无论怎样设定研究程式,都是无险可守的。

  谢智璘身为华北金研门首任领军,生前致力推行《研发与对抗双轨并进制》可谓是远见卓识高瞻远瞩。他把研发开创与对抗修整机制链接糅合成为圆润游动的流质型载体,面对课题研发推动时可以快速奔涌覆盖裹挟推进,遇到尖刺破坏外力破击时能化整为零自成小体系迅速突围,渡过难关后能重新集结整合,更有效地避免整个运作体系崩盘粉碎。】

  那么双轨制进势研发体系就真能保证无懈可击吗?谢蔚望着眼前两位错愕质疑的表情,也摆出一副笑不达眼底的神态:“摧毁并轨制体系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我先死了,学长领着其他门徒集体叛变。”对面两位楞了一下,不约而同喷笑出来。

  待众人笑过,谢蔚归于正色继续对萧正道:既然我现在没死,那么我有必要知道某些真相,欲置我于死地的人属哪个方面的?究竟是廖建嵊想掩盖自己重大失职,导演出这场浑水摸鱼的滥戏;还是因廖建嵊擅自隐瞒导致被连根拔起的金研团队,受到蛊惑而做出愚蠢行径;再就是季宏图、沙成泗等觊觎北京金研院的一群人。

  兄嫂被害真相这根刺,在谢蔚心里扎了五年。决定拒绝廖建嵊的招揽,他只能忍痛留下这根刺。没想到这根刺竟然自己活了还要穿心破体,那就只能是重症猛药才行。唯有如此才能继续谈下面的问题。

  萧正低头沉吟片刻重新面对道:“三条线索我都记下,回去后我亲自主持逐一排查。你若决定接手,进关前至少先给你两个确定答案。其他问题呢?什么都可以提。”讲最后一句话时,萧正脸上又回复成慈爱祥和的表情。

  谢蔚习惯性将拇指食指搓捻着,步步为营道:“关于我的现状,怎么向外界解说,想来上级会有考量。我想叶成林那里得到的答复,应该不会是太乐观的,不然我这位世亲兄长就不会在此了。”

  萧正苦笑着点点头,心中对眼前青年人也要由衷叹服赞和一声——妙算:“是。廖建嵊用心不良,抢先宣布了你已经伤重死亡的消息,而且玩出一把李代桃僵的戏法,用外人的骨灰充作是你,由叶长天转交给了成林。”

  “愚蠢至极!”未名所指却又名副其实。谢蔚开始捏太阳穴,沈赫筠忙凑近探问他要不要叫医生,他摆摆手说闭一会眼就行。两分钟后萧沈二人都以为他又昏睡过去,要起身按呼唤铃,谢蔚终于长叹一声,像是熬过一阵剧痛发作似的。

  “还是尽快对成林说出实情吧!这孩子的愚痴发作起来,我都束手无措,只能是慢慢抚弄化解。他能看开生死却容不下骤变得失,给到他手里的事务,若能晓之以理,他会释怀松手,但若采用生抢豪夺之法,他肯定要发疯拼到同归于尽。叶长天这种方法,貌似是以毒攻毒,实则是饮鸩止渴。”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