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9 21:09 1/12 11:07有一笔转账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17 他沒那麼混帳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1-11 20:53      字数:3264
  「我回去了。」

  「啊?你只喝一杯。」

  萬事行已經站在桌邊,一副打算離開的樣子,他看起來平靜、冷靜還帶著理性,但漾著玻璃杯繽紛光澤的眼神藏不了他的憂鬱,他用食指敲了敲玻璃杯。

  「一杯就夠了。你呢?搭同班列車嗎?」

  「……也好。」

  毫不猶豫地放下沒喝完的酒液,率性的和他並肩走向車站。萬事行瞄了他兩眼,猶豫過後才開口。

  「你和南關係很好,他生孩子,還會想著聯繫你。」

  「……嗯,我們倆幾乎無話不談。」

  「我很想說屁。但看起來,好像真的是這樣。」

  「我和他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

  這句話南也和他說過,說他和方海奇不是他想的那種曖昧關係,萬事行一直被這種籠統,聽似有回應實則什麼答案也沒有的回覆呼弄。

  「那是哪樣?有共同興趣?」

  「我們喜歡上同一個人。」

  他說得很不經意,跟喝水一樣,臉上也沒太大的表情,但如果了解他的人就知道,他通常越是沒表情代表他越緊張,當然,了解他的人,並不包括萬事行。萬事行愣了下,皮鞋跨過車門,在車門關起前在方海奇臉側邊輕聲問了一句。

  「你是說……你妹方海湘?」

  他這種很像他亂倫的問法,讓方海奇足足愣了三秒,反應過來後咒罵一聲。

  「操。不是海湘!」

  萬事行鬆了口氣,莫名失笑:「我靠。差點以為你和我也無話不談。」

  像是聽見自己的笑聲感到詭異,萬事行摸了摸下巴,人真的很奇妙,明明上一刻還覺得天崩地裂,卻又在下一秒能忍著心痛笑出聲來。

  「不是她?那南他……還喜歡過別人?」

  方海奇努努不服氣的嘴,敷衍的嗯一聲當回應,靠在列車拉竿上,從列車的車窗倒映上望著萬事行。這問題本來是他和陳晨南共同喜歡的人,但從萬事行口中問出來卻都只關注在陳晨南身上。萬事行雙手插在口袋裡,高大的身子隨著列車搖晃擺動,若有所思沈默了一會兒後嘴角彎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分手後,我才發現自己從沒搞懂他。」

  「所以你現在想搞懂他?」

  「……不行嗎?」

  「沒說不行,但……有什麼意義嗎。」

  應該是有意義的,總比好過將來又蹦出個什麼事,他才驚覺自己錯過了些什麼,就像是—

  孫令和孩子……

  「我和南歃血為盟,不能告訴你是誰。」

  「我靠……你們那時候才高中,搞得這麼盛大。」

  「不用你管,總之,約好了不能說。」

  「透露點蛛絲馬跡,我自個兒猜。」

  方海奇側頭靠在列車的竿子上,眼神死死地瞪著車窗上萬事行的倒映,說他就說兩個線索,猜不猜得著,全憑他的智商。萬事行說他智商不高,讓他說三個。

  「第一,那人比我們兩矮。」

  「啊?」

  高中時候方海奇和陳晨南根本就是男人界的巨人,是女人都比他們矮。這條線索也太坑人了。不過方海奇還是那副隨你要不要猜得隨意模樣,手比了個二。

  「那個人很討厭我。」

  「這算什麼線索,高中的時候討厭你的人多得是。」

  比了自己,萬事行說他也是其中之一。方海奇撇嘴嘖了一聲,問他還想不想知道第三個線索,想知道就閉嘴。

  「第三,南曾偷親過那個人。」

  「什麼時候?」

  方海奇瞟他一眼,一副很不想說的模樣:「某天放學,還被那人的女朋友撞見。」

  「啊?」

  比起發現南高中時候喜歡男人的事,萬事行反倒想起易涵說過,說南他曾偷親他。列車穿梭在五光十色的大街上,光影在他臉上閃出五彩繽紛的交織線,回憶湧上,佔據他的腦海,一幕幕從矇矓的高中時代,他和南介紹他女朋友時,南那張帶點真心卻又不自在的笑臉,到了大學,被他撞見他和耿霆親熱的尷尬模樣。他在想南會不會一直都喜歡他,只是和他一樣,不斷的錯過。

  「耿霆……你可能不知道他是誰,但他就是南以前的男朋友。」

  方海奇不著痕跡地嘆氣:「你又擅自換話題。」

  他也真的很犯賤,明知道萬事行三句離不開陳晨南,他還是自虐的陪著他聊。

  「然後呢?」

  「他們兩個感情很好,我是說耿霆回來找他,但他選擇了我。還有,南他無辣不歡,但在幾個月前他不吃辣。」

  「我聽不懂?選擇你跟不吃辣有什麼關聯。」

  「有,有關聯。」

  沒說什麼關聯,萬事行眼神閃過車窗外的街燈漾出一痕一痕的光流,他陷入沈默,腦海中無意義的數數,、二、三、四、五、六、七個月……,直到方海奇快到站前才悠悠地擠出一句。

  「你早上抱過孩子嗎?」

  「怎麼又說起孩子……有,我抱過。」

  「多重?」

  「快三瓶紅酒這麼重吧。」

  雙手指拉出了一段手胳膊長的距離,方海奇告訴他,大概就這麼小。

  「女娃骨架子特別小。」

  見萬事行沒理他,方海奇在停站前反問他一句。

  「不去找南問清楚嗎?」

  萬事行又露出自嘲地笑,眼神瞟向他,和他正視:「不用。沒必要問。」

  「因為有孫令在?」

  「……他挺會照顧孩子的。」

  「算了,太監不急,我這個皇上急啥。隨便你。」

  他本來想告訴萬事行,孩子是他的,但私心不允許他自虐的敲碎他那一丁丁點的奢望,雖然,他知道前晚,對萬事行而言,只能稱作失誤。沒再多聊,沈默隨著列車到站的鈴聲響起而中斷,才要邁步,又讓拽著。

  「那個……方海奇,對不起。」

  列車門已經緩緩開啟,萬事行深吸了口氣後鼓起勇氣開口。

  「我只愛南。你就當我就是那麼混帳,我不會對你負責。對不起。」

  如果南在高中時候親的人是他,那麼他就真的對不起方海奇,包含前晚的錯誤,他除了愧疚,無法給他太多。方海奇愣了幾秒,才意會過來,眼神不斷的詢問就想知道萬事行是不是知道他們剛剛說的「那個人」就是他,然而萬事行愧疚又抱歉的反應沒讓他失望卻也讓他失望。

  「我不需要你的對不起!」

  「……」

  片刻的沈默,讓方海奇感到憤怒,抓起他的衣領:「既然愛他,你就應該去問清楚,至少問問孩子是不是你的!在這邊耍什麼憂鬱!」

  在列車門打開時候,方海奇才鬆手甩開他。

  「萬一、萬一真的是你的孩子,你就真的這麼混帳的扔著不管?」

  列車的關門鈴聲響起,方海奇扔下他,跳出車外,回頭死瞪著他。萬事行抬起他憂鬱的眼神回視。

  「不用問……」

  後面的話,完全讓關門的鈴聲蓋過,列車駛過,被留下的方海奇杵在原地,原本緊緊攥拳的雙手一根手指頭一根手指頭的鬆開,轉身後孤單單的離去。

  在車內的萬事行,癱靠再門邊,眼神放遠—

  八個月前、十個月……

  數字又再次在他的腦海中倒數……

  數到了一年半前,他們倆剛到杭州,而後試藥,十五個月前南不吃辣的,十三個月前他們交往,十個月前他們陷入熱戀,那是一段瘋狂的日子,南把自己都給了他,他還自私的告訴他負責二字他不會寫。

  不用問。不用問……也知道……

  ***

  一個月後—

  大半夜的沒睡,孫令抱著小孫子在那間他整理得粉色粉色的小房間裡頭「親餵」。手指調整了下奶瓶,見著小孫子嚶嚶吮奶,他瞬間幸福洋溢。

  「怎麼這麼可愛……」

  回家後的這一個月,看著小孫子一點一點地長大,偶爾還會對他笑,孫令心就像冰淇淋讓太陽蒸溶了一樣灘化成一灘繞指繞腸繞心的柔水。

  「小孫子~再笑一個~」

  「你可以叫醒我。」

  從他身後走近,陳晨南疲倦的倒躺在旁邊的小床上,伸手架在孫令坐的那張椅子上,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勾著孩子的小手。

  「才不要。說好,晚上我來餵。」

  當餵孩子是什麼值得搶著做的事,孫令一副當仁不讓的模樣,巴緊了孩子。

  「還有,你如果白天要去工作就去吧。我可以全職帶小孫子。」

  「我不可能讓你這麼帶的。太麻煩你。」

  「不讓我帶,你讓誰帶?」

  無意中說出不該說的話,覆水難收,孫令悶悶地抱著孩子為她拍飽嗝,手掌和她圓潤嬌小的背相合發出啵啵啵的聲音。

  「你不和那個那個……聯絡嗎?」

  說那個的時候用下巴努努堆疊在一旁的小襯衣。陳晨南翻身坐起,拿過兩間在手裡折疊。

  「不想。他也不會和我聯繫。」

  孫令不懂這什麼斬釘截鐵的默契,就連那晚陳晨南說的因為太了解,傷痕才沒辦法癒合的話,他也不懂。無法理解,既然那個那個還愛著陳晨,為什麼避不見面。

  「他不要小孫子?」

  「……他是不敢要,不是不要。」

  「真要是讓我撞見。我揍扁他!」

  陳晨南摸著小小的襯衣,三十件,不是那種成衣廠打包起來一打的那種,每一件都不同花色,每一件都是特別挑選過的小衣服,從最小的size買到最大的。

  「他沒那麼混帳。」

  「你又知道。他就這麼混帳!」

  「他真的沒那麼混帳……」

  他和萬事行都太自以為瞭解對方,一如他認定行不負責任,行也認定他強迫他改變。他們都在瞭解彼此中受傷,錯過了坦誠,錯過了挽回,而後漸行漸遠—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tsao又打賞了~哇~謝謝你,老話一句啦,前幣省著點用,爾偶留言、推薦、賞張月票就好~但也真心的感謝你一直都在,謝謝~

  感謝推薦送小發兒~謝謝~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