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7月13日11:31一笔、12:16两笔,总共三笔小额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四、偃月镇
作者:轩辕子夏      更新:2019-04-22 16:48      字数:4664
  离开骆明成家之后,顾燕清背着手溜溜达达往自家的耕地走去。桃源村的集体耕地是统一由村长分配的,根据村里人口变化大概五年重新分配一次。三年前许向荣还健在的时候,顾家就分得了三亩地,加上顾燕清的生父顾勇祖上留下来有一块大约五亩的私人耕地,如今顾家一共拥有将近八亩耕地。两块耕地都不在一起,村里分下来的耕地在村公路边上,跟其他村民的耕地靠在一起,离家里较近,而顾勇祖上留下来的耕地则在接近后山的一个小山坡上,离顾家较远。

  前些年顾家经济困难的时候,顾母就把村里分下来的耕地租了出去,只留下那块私人耕地,不过这段时间顾母的病情每况愈下,导致小山坡上的耕地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种过任何东西,估计都快要荒废了。

  村里分下来的耕地当初是跟人签了两年租赁合同的,违约是要赔偿的,所以顾燕清也没打算要把那块耕地收回来,更没兴趣知道那块耕地到底有没有荒废,反正无论荒废与否,租耕地的那人每个月都肯定要把租金给他们的。说起来这个时代耕地的租金还真不贵,一个月也才四十元,不过这也是顾家当时急着把耕地租出去挣点钱,不然也不会以这么低的价格把耕地租出去,正常两亩耕地的租金在这里起码也要五六十的。

  一路往后山方向走去,顾燕清遇到了不少外出工作的村民,大部分村民都笑着跟顾燕清打招呼。有几个拎着篮子的妇女正坐在树荫下摘着豆子,看到顾燕清,其中一个穿着黑底花衫的妇女高声道,“这不燕清吗?放假回来啦?这个学期考试怎么样啊?第几名了?”

  顾燕清瞄了她一眼,心里冷笑一声,面上依旧温和地答道,“嗯,回来了,考试还是老样子,不过我觉得考得肯定比铁柱好。”

  那名妇女脸上略带讽刺的笑容立刻消失,阴恻恻地盯着顾燕清。顾燕清口中的铁柱,正是妇女莲嫂的儿子。铁柱是村里出了名的混小子,学习差就不说了,还整天跟那些不良青年一起玩,连高中都是父母塞了钱学校才肯收他的,每年期末考都是年级倒数。就算顾燕清上辈子因为家里接连发生的事情学习成绩下降,但也比铁柱高上一大截。

  铁柱是莲嫂的地雷,夸他聪明听话倒是没事,要是谁说他的坏话,那莲嫂肯定要跟人死磕。

  顾燕清对着其他妇女笑了笑,继续往前走。莲嫂对着他的背影狠狠呸了一声,骂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妈都快死了还成天笑,个没良心的!”

  顾燕清是没听到莲嫂说的这句话,不然肯定要回头跟她吵的。

  来到小山坡上,耕地里果然杂草丛生,都快看不到路了。顾燕清拨开杂草查看了一下,原本种下去的一些菜种其实有不少已经是发芽的了,不过因为长时间没有人照顾,所以都已经枯萎了。

  太阳越来越大,顾燕清坐到一旁的树荫下看着眼前的耕地发呆。五亩的耕地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不过按照他们家现在的劳动力来说,这块耕地要整理起来还是挺费功夫的。而且到时候播种之后还要找人每天来照顾,不过他姐和燕秋都放假了,有的是时间,所以人手应该还是够的,大不了到时候再花点钱请明成叔和福贵叔他们过来帮帮忙就是了。

  想好了以后的发展,顾燕清起身准备回家吃饭,吃完饭后还要跟着明成叔一起去镇上,明成叔去给他找卖家,他则去陆医生那里再给他妈妈拿点药,如果可以的话,顺便还可以先还掉一部分之前欠他的药费。

  走到家院子外,顾燕清就闻到了一股浓香的土豆味,当中还带着些许猪肉的香味。光是闻着顾燕清就已经开始流口水了。他快步走进院子里,正好看到许燕秋拿着一盆金黄色的泥状物走进房子里,香味正是从这盆其貌不扬的东西传出来的。

  “燕秋,我来拿吧。”顾燕清上前接过许燕秋手上的菜,深深嗅了一口,“这是土豆泥?”

  许燕秋点点头,有些兴奋地道,“是啊,刚才翠婶子送了一小块肥猪肉给我们呢,姐姐就切了一点用来煮土豆泥,煮出来味道可香了!”

  顾燕清了然,怪不得闻着有猪肉的香味呢,原来里面放了肥猪肉。许燕秋说的肥猪肉那可真是只有肥肉,一点瘦的都没有,在这个年代肥猪肉可是奢侈品,不是谁家都吃得起的。跟后世现代人以健康、绿色为重不同,这时候的人们还以能够吃到肥猪肉而自豪,猪肉越肥就代表越有钱,越了不起,瘦肉反而是穷人吃的。

  骆明成家里的豆腐生意做得挺好,所以他们偶尔都会去镇上买猪肉,偶尔也会分给他们一点肉,不过大部分都是瘦肉就是了。

  顾燕清把土豆泥放到桌上,早就闻到味道的许燕文早早就在桌子旁边坐定,就等着开饭了。片刻后,顾燕华拿着一大碗汤走进来,顾燕清看了看,是茼蒿菜腐皮汤。腐皮都是骆明成夫妻给的,除了豆腐,他们偶尔还会煮些豆浆什么的拿出去卖,豆浆煮沸腾后表面形成的一层油膜,挑起来后晾干,这就是腐皮了。这些东西值不了几个钱,就是拿出去卖也没多少人要,所以骆明成基本都是留着自己吃,腐皮用来炒、蒸、煮都别有一番风味。在后世腐皮也有市场,但在这个年代,还只是不值钱的东西。

  “好了,吃饭吧。”顾母见几个子女望着桌上的菜直流口水的样子,忍着笑道。

  许燕文欢呼一声,舀了一勺子的土豆泥到碗里,和着饭一起吃,其他几人也都是这样的吃法,土豆和猪肉的浓香、米饭的清香混合在一起,格外的滋味。

  所有人都吃得津津有味,就连顾母也都多吃了两口饭。因为只煮了两只土豆,所以每人一勺子土豆泥之后,很快就吃完了。顾燕清还只是六分饱,幸好还有一碗汤,茼蒿菜加上汤,六分饱很快就变成了八分饱。

  这一顿饭,两个小的吃得直揉肚子,顾燕华也觉得有点意犹未尽。顾燕清收拾碗筷的时候跟顾母道,“妈,下午我跟明成叔去一趟镇上找卖家,顺便再去给你拿点药。”

  顾母皱了皱眉,“不说了不用拿药吗?”

  顾燕清只当没听到,拿着碗筷走出去。

  许燕文跟了出来,“哥哥,我能跟你一起去镇上吗?”

  顾燕清本想拒绝,可是转念一想,许燕文长这么大了也没去过镇上几次,这次带上他一起去,一来可以让他见识一下,二来也可以顺便给他重新买几件新衣服。

  顾燕清看着许燕文身上已经被修补过好几次的旧衣服,点点头,嘱咐道,“带你去可以,不过你要听话,不能随便乱走,知道吗?”

  许燕文眼中的光芒大盛,一个劲点头,“知道知道!”

  中午稍微睡了一下之后,顾燕清就带着揉着眼睛依旧有些迷糊的许燕文去找骆明成了。骆明成正好打算去找顾燕清,见他带着许燕文过来,骆明成微微皱眉,“怎么把燕文带上了?”

  “带他去见识一下,顺便给他买几件新衣服。”顾燕清笑道。

  骆明成看了一眼许燕文身上的衣服,没再说什么。

  桃源村离偃月镇大概十二三公里,走路去那绝对是要大半个小时的,不过幸好他们这里已经有小型巴士通往镇上,虽然班次很少,一天就两趟,上午七点一趟,下午三点半一趟,每次都要坐半个小时左右,但总比什么交通工具都没有来得好。

  不过现在这个时间没有巴士去镇上,所以骆明成决定动用自家的大铁马——电动三轮车。这台三轮车是骆明成半年前才买回来的,虽然是二手货,但也花了他五十块。当初是想着自家的豆制品生意越来越好,可是老坐着别人的三轮车去镇上卖也不是个事儿,一天里光是来回车费就已经花掉了当天挣到的钱的三分之一了。于是两夫妻一合计,干脆买一台二手的电动三轮车,这样以后要有什么急事去镇上也不用看人家脸色,每天要什么时候去镇上卖豆腐也由自己说了算,多好。

  这可是桃源村里第一辆电动三轮车。这个大家伙第一次入村的时候,所有村民都跑了过来围观,甚至连隔壁村子都有人闻声过来看热闹。骆明成夫妇对这个大家伙宝贝得很,简直比自家孩子还宝贝。

  在顾燕清眼里,这种又笨重又耗电的三轮车是很不值钱的,但是在这个年代,这种三轮车却也是个奢侈品。

  许燕文看着比自己高了不知道多少的大铁马,嘴巴都成“O”形了,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深绿色的车尾,一脸跃跃欲试,“叔叔,我们要坐着它去镇上吗?”

  骆明成点点头,“上车吧,小心点。”

  顾燕清把弟弟抱到车上,自己才上车。骆明成等两人上去后,把车尾的小门给关上,用栓子栓好,又给了兄弟俩两顶大草帽,道,“天气热,戴着帽子,别一会儿中暑了。”

  顾燕清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乖乖戴上,许燕文见哥哥戴了,赶紧也把草帽往脑袋上一放,整个脑袋都给盖住了。

  顾燕清低笑两声,帮许燕文调整了一下,总归是能露出眼睛了。

  “坐好了啊,要出发了。”骆明成提醒道。

  顾燕清和许燕文应了一声,大铁马发出“突突突”的声音,慢慢往前走了。许燕文兴奋得跟什么似的,一会儿摸摸这里,一会儿看看那里,忙得很。迎面吹来阵阵暖风,顾燕清看着两边快速往后退去的大片农田,笑了。

  骆明成开车的速度不算慢,三人半个小时就到了偃月镇。跟依然用红砖来造房子的桃源村不同,偃月镇上的建筑物已经是清一色的水泥房,街道两边摆满了各种小摊档,人来人往,叫卖声连绵不绝,路上还有人骑着自行车游走在镇上各个大街小巷里,一副来去自如的样子,别提多热闹了。

  第一次出大山的许燕文看得眼睛都没舍得眨一下,看到街边一间卖糖人的摊档,他更是盯着那栩栩如生的糖人直流口水。不过他知道家里没钱给他买糖吃,所以他也只是盯着看,没有开口让顾燕清或者骆明成给自己买,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两人一眼,懂事得叫人心疼。

  顾燕清心疼地摸了摸弟弟满是汗水的脑袋,道,“等咱们卖了牛,哥哥就给你和燕秋一人买一个糖人。”

  许燕文双眼顿时发亮,不过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小脸皱起,道,“可是,卖了牛之后还要给妈妈买药啊,我们不是还欠陆伯伯钱吗?我还是不要糖人了。”

  顾燕清闻言更加心疼了,“别担心,哥哥有钱。”

  许燕文抬头眼巴巴地看着顾燕清,“真的吗?”

  顾燕清用力地点头,“真的,哥哥不骗你。”

  许燕文闻言开心地笑了。

  顾燕清坐在车上看着街道两边摆卖的摊档,一个新的想法在他脑里形成。

  骆明成载着两人一路往镇里面开,越往镇里走,街道两边摆卖的摊档就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装修漂亮的店铺。顾燕清特意留意了一下,这一路来卖衣服和布料的店不多,总共也只有两三件,而且都是上了店铺的。

  顾燕清暗暗记下这些店铺的位置和店名。

  大铁马在一间装修得十分火红的店门前停了下来,顾燕清抱着弟弟下了车,抬头一看,招牌上写着“美味馆”三个字,这是一家饭馆。

  骆明成把车放好,对正打量饭馆的顾燕清道,“这里的老板跟我有点交情,人还不错,先来这里问问。”

  顾燕清对此没有意见,他隐约记得美味馆这个名字,上辈子这间饭馆到了后来好像做得还挺大的,在一些二线城市里都有分店。

  “你们在这里看着车,我进去找老板谈谈。”骆明成吩咐道,“不要到处乱跑,燕清,记得看好燕文。”

  顾燕清跟弟弟对视一眼,点头,“放心。”

  太阳依旧很大,站在门外没有风扇更没有空调,那简直就是受罪。顾燕清觉得头有点晕,眼前开始有点发黑,他赶紧拉着许燕文躲在饭馆的屋檐下遮荫,用随身带着的毛巾给他擦了汗,然后,顾燕清靠在饭馆墙上闭上眼,等待那一阵晕眩感过去。

  许燕文拉着顾燕清的手,见他脸色苍白,有些害怕地问,“哥哥,你没事吧?我去叫叔叔出来带你去看医生吧?”

  顾燕清睁开眼,眼前先是白了一下,然后才慢慢恢复正常,他呼出一口气,蹲下身摸了摸许燕文的头,“哥哥没事,不用担心。”

  兄弟俩正说着,就见骆明成跟一个穿着T恤短裤的胖子走了出来,看到顾燕清脸色不对,骆明成立刻上前,“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没事,可能晒得厉害了,有点头晕而已,已经不要紧了。”

  骆明成忽然想起了什么,懊恼地道,“瞧我这记性,竟然忘了让你们带水来了!你等等,我现在去给你们买两瓶水来!”

  顾燕清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那个胖子就大声道,“哎成哥,买什么水呀!进我店里来吧!”

  “这……不太好吧。”骆明成有些犹豫。

  胖子大大咧咧地一摆手,“什么不太好,外头热,里面有风扇又有冷饮,咱们进去谈,别整的一身汗,多不舒服!”

  骆明成看了眼顾燕清和脸色通红的许燕文,点头,“那就打扰了。”

  “说的什么话,咱俩谁跟谁!”胖子笑着道,“来,两位小朋友,进来哥哥的店里乘乘凉吧!”

  顾燕清嘴角抽了抽——什么小朋友?他都十六了还小朋友!

亚博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