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八章
作者:灰月心      更新:2016-05-17 16:46      字数:0
第八章

  「再來一杯。」

  酒杯在桌上重喀了一下,那聲響讓人不禁懷疑,是否再稍微加點力道下去,就能讓那酒杯壯烈犧牲了。

  那一聲重喀,吸引了辛以凡的注意,他的視線落在了王之夏緊握酒杯的手,但僅淡淡一瞥就收了回來。

  「錢多,也不是這樣花的。」辛以凡輕飄飄地調侃了聲,雖不知為何王之夏為何會突然如此使力,但他卻沒有去探究。

  早在畢業那時,或者更早之前,對方被父親召了回去,又或許是在剛得知對方是王家人的時候,辛以凡就知道他們兩注定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當初的他並沒想在大學裡交上好友,曾經聽過有人說,大學的好友容易成為一生的摯友,但父親的遭遇讓他無法如此想。

  曾經,他兒時甜膩膩的喊著封叔叔的那人,也是他父親的大學好友……

  辛以凡在那時就失了對人的信任,下意識地將自己排除在所有人之外,只是,不管他如何的冷淡待人,卻怎麼也排除不了厚臉皮的這人。

  大概是認為沒幾年兩人就會分道揚鑣,以對方家世也不可能再圖自己什麼,辛以凡心中因父親的芥蒂在王之夏面前並不存在,而事實證明,兩人的確在畢業之時,就斷了聯繫。

  辛以凡垂著眼眸,一直盯著杯裡的黃色液體,好似裡頭開了花一般,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就個杯子而已,不值什麼錢。」

  耳邊傳來對方輕描淡寫的一句,辛以凡的手微微收緊,再次地舉杯啜了口啤酒。

  不同的世界造就了不同的價值觀,即使辛以凡和王之夏同樣都在商界裡,但辛以凡不覺得自己和對方能有多少交集。

  他們一個是全球百大企業的下任繼承人,一個是新興企業的小職員,就算有部長的頭銜在,辛以凡知道以自己的資歷要在其他公司當一個部門的部長還是有些勉強,要不是他是辰光的元老,這樣的職位怎麼可能會輪到他這個沒權沒勢的人身上呢?

  「你還沒說,你現在在哪家公司上班。」

  辛以凡在那句調侃之後就沉默了下來,低垂著眼眸,顯然根本沒有說話的意圖,王之夏只得在嚥下酒液之後,自己開口。

  辛以凡不知王之夏為何對他如今的公司這麼有興趣,又沉默了片刻,才輕啟唇瓣,回應道。

  「你大概沒聽過吧。」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心想蘇尚辰若是知道他這樣說,也不知道會不會哭天喊的地說他沒良心,好歹也是自家公司,有必要這樣滅自己威風嗎?

  想到蘇尚辰可能會有的反應,辛以凡的嘴角不受控制微微地揚了揚。

  王之夏敏銳地察覺到辛以凡情緒的變化,疑惑地抬眸望去之時,剛巧將對方還來不及隱下的笑意……

  王之夏的眼眸不由得黯淡了下來,回國時心中滿滿的企盼,早在那晚街上意外的相遇給沖淡了不少。

  曾經只有自己能夠如此親近不喜他人碰觸的對方,六年過後,卻有了另一名他所不認識的男子在對方身邊,還以如此親近的狀態出現在他面前。

  他是做了無數的努力才能如此倚著對方,而那個男人呢?

  在他不在的這六年裡,那男人陪著對方幾年了?比自己的三年半還要多,抑或是,在這整整六年裡,對方少了自己的生活裡都有那男人的參與……

  王之夏猛地朝嘴中灌進了辛辣的酒液,像是藉此壓抑自己的心中那翻騰而起的怒意和頹喪。

  「也許我就聽過。」

  他撇開了頭,在穩住自己的聲音時,他沒把握能夠連表情也穩了住。

  哪怕經過六年的磨練也無法讓他在此時完全保持外表的冷靜,好像天註定一般,自從遇上這人之後,在對方面前所有的偽裝都難以維持。

  即使重逢至今,看似不在意的他,已經有多次的目光在對方身上不斷流連著。

  而他所能夠做的,不過是把那炙熱的目光收斂了住,不然對方發現自己心中的情感。

  也或許,就算用著那樣的眼神近距離的望著對方,也不一定能夠被察覺到,就像是在大學兩人如此貼近的那時,他的情感也從未被這人給發現過。

  王之夏想,那肯定不是他表達情感的方式有問題,而是對方實在遲鈍到一種讓人無法理解的境界了。

  辛以凡端著酒杯,側頭想了想,說道:「辰光。」

  原先辛以凡以為王之夏不會知道這間不過創業兩年的小公司,在王氏企業這種龐然大物面前,辰光小的就像螻蟻一般,都得拿放大鏡來看了,因此哪會入王氏企業繼承人的眼呢?

  可是辛以凡終究還是錯估了,王之夏不僅知道辰光,甚至連她的起源都知道。

  「我知道辰光。」王之夏微微挑了挑眉,看起來有些訝異,「你是當初從盛煌一起出來的那些人其中之一?」

  辛以凡倒沒想到王之夏真會知道,他點了點頭,承認了下來。

  「你知道?」他的聲音帶了點慵懶,酒意漸漸的侵襲著他,哪怕喝的不多,本就無酒量可言的辛以凡,那張被燈光染了色彩的白皙臉龐上也帶了點緋紅。

  「年輕骨幹都走人可不是小事。」不管什麼圈子,只要是該圈子內部的消息一向傳得很快,王之夏又豈會毫無所聞呢?

  早在事情發生之時,王之夏便得到了消息。

  那時他也覺得盛煌方面不厚道,可那畢竟不是自家的事,王之夏也就當八卦新聞聽聽就算了,完全沒料到辛以凡竟也是其中一員。

  盛煌……王之夏沒敢在這樣的環境中直視那樣的辛以凡,垂首看著手中酒杯上倒映著身旁那人的身影,心裡想著像這樣的大公司的確才像辛以凡會待的。

  畢竟是一起學習了三年半,辛以凡的資質王之夏十分清楚,他甚至想著以後要是自己在自家公司有了權力,一定要招攬辛以凡過來,只是沒想到,竟被搶了先。

  但以他對辛以凡的了解,對方不該如此輕易就和人一起創業,更別說拋下高薪工作邁向無知的未來,這樣冒險的事情不是辛以凡會做的,即使對盛煌不滿,辛以凡也該是跳槽到別家公司,而不是選擇從頭開始。

  辛以凡的家庭狀況特殊,過往的經歷讓他對未來有著不安定感,家庭的經濟是一大考驗,哪怕童話的工作讓他有了不少的額外收入,也不該如此莽撞。

  能夠讓辛以凡做出這樣選擇的,大概只有他很信任對他提出邀約的那個人吧……

亚博pt游戏平台